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黑天鵝 — February 13, 2018

黑天鵝

據說黑天鵝是指「極不可能發生,實際上卻又發生的事件」,嘉義大學蘭潭校區裡的這隻天鵝,顯然不做如是想。

Advertisements
庚辰嘉月,十七年啦 — December 28, 2017

庚辰嘉月,十七年啦

所謂「明察秋毫,不見輿薪」,在媽媽的老房子工作了一年,其實掛在自家起居室裡的這條幅,早就該動手拍起來了。

(平衡報導,為自己找個理由:其實,直到最近才對玻璃表面的炫光比較有心得,所以現在才動手啊)

無愧我心 — December 25, 2017

無愧我心

過去一年,掃瞄媽媽書房裡的老照片,所謂三折肱可以成良醫,摸索出一套工作方式,掃瞄品質明顯可以看到進步的軌跡。不過,在陸陸續續工作了一年之後,對於這批老照片的想法,開始漸漸改變。

與其掃描那些在社交場合、書畫展拍的眾人合照,掃瞄之後,不知道究竟有幾個人會再看一眼這些照片。而且我也不可能一一通知那些我根本不認識的人們,到某個網站來看掃瞄結果。

我想,還不如留下媽媽生前幾個重要時刻的剪影,然後多翻拍幾張作品的照片,陳列在這個空間。

花了一些時間,才想明白,印文的內容是「但求無愧我心」!

待發的香氣 — December 6, 2017
Good Old Days? — December 2, 2017

Good Old Days?

今日在週末常去的咖啡店小憩,意外發現在靠牆的書櫃最底部的格子裡,放了一部早就被淘汰的 “rotary phone”。現在要找到這種用脈衝撥號的老式電話,恐怕要到博物館裡才能見到了吧。

想到這部電話被放到書櫃底部的待遇,無以名之。一時之間,想不到怎麼給今日的照片下標題,若電話有知,或許「他」會慨嘆屬於他的,但是已經逝去的美好時光…

(電話書櫃底部,若不是蹲下來找書,還真不見得會注意到這部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