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尋呼機情意結最終篇 — January 19, 2018

尋呼機情意結最終篇

整理老照片的工作正要告終,很巧的在某個檔案夾裡發現這張年輕時的剪報,是當年服務的公司為了替公司宣傳,找媒體做了專訪(細節不記得了),照片中的系統,正是當年身為碼農交出的成績單。一個是為電信局北管局做的催費宣告系統,第二個是在廣東省做的尋呼機聯網系統,恰好為之前談了不只一次的尋呼機情結做個註腳

尋呼機情結系列至此告終,照片和剪報交付給碎紙機,至於「情懷」麼,就留在心裡吧。

Advertisements
再說尋呼機情意結 — January 15, 2018

再說尋呼機情意結

之前看騰訊傳裡面提到馬化騰從走出尋呼機公司走出自己的路,而且算算年頭,那時我們和 Pony 先生所在的公司公司可是直接競爭對手啊。當時只是一個小小工程師,只知道按交代幹活,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只是對初次踏上大陸土地趕到興奮和戒懼。直到二十年後,才陸續看到一些文字,講當年的種種。這才知道,當時自己做的事情,在大浪淘沙的大環境裡,究竟有什麼意義。

-

書裡面還提到深圳大學因為機緣之便,那幾年的學生素質超過以往平均,還有那時的就業市場情況,剛好那段時間我在深圳郵電局(那會兒還叫郵電局,郵、電還沒分家)做案子,和一群深圳大學畢業生交手,把書中敘述和個人經驗相參照,感覺蠻奇妙的。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馬化騰成了 BAT 巨頭之一的領頭羊,我則繼續做為一個小馬鈴薯。

前幾個禮拜,整理老房子,從書房裡面搜出一個當年出差時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裡面夾著幾張和案子有關的文件,是那時嶺南地區某個尋呼網的頻點和號碼分配規劃,我們要按照文件內容調整程式裡面的參數。

看到這泛黃的薄薄一張紙,心情不是幾行文字可以盡述。還是老話一句,看圖不說話,寒天飲冰水,況味自知

-

Good Old Days? — December 2, 2017

Good Old Days?

今日在週末常去的咖啡店小憩,意外發現在靠牆的書櫃最底部的格子裡,放了一部早就被淘汰的 “rotary phone”。現在要找到這種用脈衝撥號的老式電話,恐怕要到博物館裡才能見到了吧。

想到這部電話被放到書櫃底部的待遇,無以名之。一時之間,想不到怎麼給今日的照片下標題,若電話有知,或許「他」會慨嘆屬於他的,但是已經逝去的美好時光…

(電話書櫃底部,若不是蹲下來找書,還真不見得會注意到這部電話。)

陷在 Cyclic Model 裡的日子 — October 11, 2017
馬化騰的尋呼機情結從哪來? — September 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