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self-consistent 的命名方式 — July 24, 2018

self-consistent 的命名方式

在芝加哥大學任教的統計學家 Stephen M. Stigler,曾經寫過一篇文章1Stigler’s law of eponymy((斯提格勒命名定理)),文章的主旨用一句話可以概括:「沒有一項科學發現是以其原本發現者的名字命名( no scientific discovery is named after its original discoverer)」。

-

為了證明斯提格勒命名定理的正確性,Stigler 教授在文章裡舉了很多例子

It can be found that Laplace employed Fourier Transforms in print before Fourier published on the topic, that Lagrange presented Laplace Transforms before Laplace began his scientific career, that Poisson published the Cauchy distribution in 1824, twenty-nine years before Cauchy touched on it in an incidental manner, and that Bienaymé stated and proved the Chebychev Inequality a decade before and in greater generality than Chebychev’s first work on the topic.

更富興味的是,Stigler 認為斯提格勒命名定理的概念,最早是由 Robert K. Merton 提出的,Merton 的發現和命名定理不完全一樣,而是說「歷史上會有不只一個(一群)人發現同一個科學事實」。Merton 所說的,這是所謂「重複發現」概念 – Often, several people will arrive at a new idea around the same time, as in the case of calculus。

既然一個概念會多次被發現,最後被命名的時候,當然是以距離最近,世人記憶最鮮明的名字為準。所以 Stigler 極力強調:

I would argue, that this phenomenon persists with a generality rivaling that of any other “law” in the social sciences, indeed even that of Merton’s famous hypothesis that “all scientific discoveries are in multiples” (Merton, 1973, p356)

沒有一項科學發現是以其原本發現者的名字命名,所以斯提格勒命名定理的概念當然不是由 Stigler 首次揭露的,完全 self-consistent 的邏輯推論,讚一個


  1. 這篇文章後來被收進他的文集《Statistics on the Table》 
一個喝著咖啡的人 — May 5, 2018

一個喝著咖啡的人

-

~ 隱地 · 一天裏的戲碼 · 一個喝著咖啡的人 ~

端起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

我加入奶水 將其調勻

啜飲一口

真好 是一杯讓人

身體飛翔的好咖啡

音樂輕 咖啡香

費雯麗在牆上微笑

此刻最好

時間 你可以暫時不轉動嗎?

咖啡會泠

幸福會淡

時間的風雨

磨損著人世間的光

如果有人正喝著咖啡

是人生旅途中的驛站

我心中的相機

正拍攝這一幅好風景

是的 一個喝著咖啡的人

要留住記憶

閱讀是逃避的反義詞 — September 15, 2017
別提醒愛神他還有翅膀 — May 13, 2017
棋道一百,「我」只知其七 — April 27, 2017

棋道一百,「我」只知其七

月初,DeepMind 的共同創辦人 Demis HassabisCambridge Society For The Application Of Research 之邀,在劍橋發表演講 Explorations at the Edge of Knowledge 談 AlphaGo ,月光博客根據這演講,寫(or 轉載)了一篇文章概述這次演講的內容。

文章的標題:人类数千年的围棋下法是错的,似乎有標題黨之嫌,其實是呼應2016年底到2017年一月初,AlphaGo 化名 Master,在網上下了60 盤快棋,狂虐人類棋手之後,據稱是目前人類第一高手的柯潔,在微博上感慨的說新的風暴即將來襲

人類千年的實戰演練進化,計算機卻告訴我們,人類全都是錯的。

老一輩高手聶衛平沒有那麼 sentimental,但他也明確指出,這件事讓我們明白「棋道一百,人類只知其七」的道理。

看了40多盤 Master 對年輕高手們的對局,深感當年日本名譽棋聖藤澤秀行老師說的那句話「棋道一百,我只知七」是何等地深刻貼切!Master 改變了我們傳統的厚薄理念,顛覆了多年的定式,在看似不能出招的地方出招,而且最後證明它的選擇都成立,都不是錯的

月光博客的文章整理的相當好,值得仔細品味,這裡就只簡短說幾句吧!

之前我在 Bots War 一文裡面說,AlphaGo 用他自己的學習策略,找到合乎規則的走法,但 AlphaGo 的思路和之前人類下棋的思路未必一樣;機器人江湖和我們的江湖雖然看起來雷同,其實是形似神不似,自有一套邏輯。

深度學習與增強學習的演算法,在「不斷學習」之後,探索(explore)出新的「空間」,合乎原有規則的新玩法,給予我們的不僅是人類棋手被虐的震撼,更是指出不僅圍棋,所有我們以為已經明白透徹的東西,還有巨大的空間等著我們人類去挖掘(聶衛平語)。

信哉斯言,大道一百,「我」只知其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