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尋呼機情意結最終篇 — January 19, 2018

尋呼機情意結最終篇

整理老照片的工作正要告終,很巧的在某個檔案夾裡發現這張年輕時的剪報,是當年服務的公司為了替公司宣傳,找媒體做了專訪(細節不記得了),照片中的系統,正是當年身為碼農交出的成績單。一個是為電信局北管局做的催費宣告系統,第二個是在廣東省做的尋呼機聯網系統,恰好為之前談了不只一次的尋呼機情結做個註腳

尋呼機情結系列至此告終,照片和剪報交付給碎紙機,至於「情懷」麼,就留在心裡吧。

Advertisements
再說尋呼機情意結 — January 15, 2018

再說尋呼機情意結

之前看騰訊傳裡面提到馬化騰從走出尋呼機公司走出自己的路,而且算算年頭,那時我們和 Pony 先生所在的公司公司可是直接競爭對手啊。當時只是一個小小工程師,只知道按交代幹活,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只是對初次踏上大陸土地趕到興奮和戒懼。直到二十年後,才陸續看到一些文字,講當年的種種。這才知道,當時自己做的事情,在大浪淘沙的大環境裡,究竟有什麼意義。

-

書裡面還提到深圳大學因為機緣之便,那幾年的學生素質超過以往平均,還有那時的就業市場情況,剛好那段時間我在深圳郵電局(那會兒還叫郵電局,郵、電還沒分家)做案子,和一群深圳大學畢業生交手,把書中敘述和個人經驗相參照,感覺蠻奇妙的。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馬化騰成了 BAT 巨頭之一的領頭羊,我則繼續做為一個小馬鈴薯。

前幾個禮拜,整理老房子,從書房裡面搜出一個當年出差時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裡面夾著幾張和案子有關的文件,是那時嶺南地區某個尋呼網的頻點和號碼分配規劃,我們要按照文件內容調整程式裡面的參數。

看到這泛黃的薄薄一張紙,心情不是幾行文字可以盡述。還是老話一句,看圖不說話,寒天飲冰水,況味自知

-

停下一會兒,找個伴跳兩步吧 — December 27, 2017

停下一會兒,找個伴跳兩步吧

發現 Tuba Skinny 完全是 YouTube 推薦演算法「又」幹的一樁好事,有回不知為了什麼,懶洋洋的完全不想幹活,於是在 YouTube 找音樂聽,殺時間。

那天 YouTube 首頁推薦把 Tuba Skinny 的視頻放在最前面,閒著也是閒著,點開一聽大為驚訝,這個在街頭專門演奏老派爵士(1920、1930 年那會兒的爵士)的樂團實力驚人,路過的行人們態度也有趣,完全把他們當做街景的一部分。有的人駐足一會,索性在樂隊前面「搖擺」兩步。影片裡,沒有看到太多人「打賞」,跳舞的人比打賞的人還多。呵呵….

無愧我心 — December 25, 2017

無愧我心

過去一年,掃瞄媽媽書房裡的老照片,所謂三折肱可以成良醫,摸索出一套工作方式,掃瞄品質明顯可以看到進步的軌跡。不過,在陸陸續續工作了一年之後,對於這批老照片的想法,開始漸漸改變。

與其掃描那些在社交場合、書畫展拍的眾人合照,掃瞄之後,不知道究竟有幾個人會再看一眼這些照片。而且我也不可能一一通知那些我根本不認識的人們,到某個網站來看掃瞄結果。

我想,還不如留下媽媽生前幾個重要時刻的剪影,然後多翻拍幾張作品的照片,陳列在這個空間。

花了一些時間,才想明白,印文的內容是「但求無愧我心」!

聖誕老人進城了嗎 Santa Claus llegó a la ciudad — December 24, 2017

聖誕老人進城了嗎 Santa Claus llegó a la ciudad

今夜是 Nochebuena (Christmas Eve),按理說聖誕老人應該已經進城來了。不過西語世界裡詮釋聖誕老人進城故事的,可都是熟男、熟女,尤其是 Luis Miguel 的版本,根本就像上個世紀二十年代 Alphonse Gabriel Capone 那會兒的芝加哥,和童謠完全沒有關聯。文化差異的趣味,比起這首歌本身還要迷人。

總之,Feliz novidad a tod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