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喜出望外? — December 6, 2017

喜出望外?

在社區附近的市立圖書館分館發現整套書,對於花生迷來說,真是喜出望外,喜大普奔啊。嗯,再想想,還是不要奔走相告,自己知道就好!

-

Advertisements
越古越好嗎? — December 5, 2017

越古越好嗎?

之前《地老天荒讀書閑》書中讀到中共老一輩外交官李一氓曾經參與所謂長征,他在自己的書中提到長征路上為了解咖啡癮,他們用鐵鍋炒麥子,來冒充咖啡。

除大鍋飯外,行軍駐下來總有自己做東西吃的機會。行軍路上,很難找到茶葉,茶葉無法假造,就假造咖啡。飯後,弄點麥子來用油炒成接近炭質時,下半瓢水,一煮,水色變黃,帶苦味,無糖,加點糖精,一杯咖啡就出來了。這成為我們幾個人長征中經常用的辦法

-

後來想到今年三月的《咖啡誌》有篇文章,作者到雲南大理朱苦拉參訪,當地咖啡業者以彝族的木棍打掉咖啡果皮,然後用鐵鍋炒咖啡,作者盛讚用古法鑄造的鐵鍋炒出極佳風味。可見用鐵鍋炒咖啡,是古已有之的竅門,不管炒的是真咖啡還是假咖啡。

不知道是不是像老派武俠小說那樣,武功是越古越厲害,鐵鍋是越古的越好,哈哈。

-

加個尾巴好翻身 — October 17, 2017
「這個版本」比較好!? — October 16, 2017

「這個版本」比較好!?

偶然間看到萬維剛在得到的收費專欄《精英日課》第二季發刊辭的一段話,恍然間若有所悟。以前不大明白,為什麼有些「自我感覺」不屬於凡人之列的大人物勤於寫日記,數十年不中輟。日記這種應屬私密的東西,為什麼有人下筆時就想著公諸於世呢,Leó Szilárd 的說法,讓我眼睛一亮。

物理學家利奧·西拉德(Leó Szilárd),有一次跟他的朋友漢斯·貝特(Hans Bethe)說自己想寫日記:「我不打算發表。我只是把事實記錄下來,作為向上帝提供的信息。」

「難道你不認為上帝知道這些事實嗎?」貝特問。

「是。」西拉德說,「他知道這些事實。但他不知道這個版本的事實。」

如果說「應作如是解」太武斷,至少「某些」勤於寫日記的人心裏真的是這麼想吧。

或許我是歪解,不過不求甚解這種毛病很難治,也不想治。不知怎地,腦裡突然浮現一句話:All the secrets of the world are contained in books. Read at your own risk。嗯,我們相信什麼就得承擔相信的後果,我們不用為上帝他老人家擔心,他一定知道這些事實與答案…

又,一個小小抱怨,看大陸文章的困擾之一,外國人的名字都是翻譯後的結果,附上原文的非常少。本篇發刊辭的人名也不例外,所幸谷歌大神和維基百科真的很厲害。

陷在 Cyclic Model 裡的日子 — October 11,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