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野無遺賢是謊言?皇帝相信就好! — October 17, 2017

野無遺賢是謊言?皇帝相信就好!

杜甫在科場的悲慘遭遇在唐朝詩人中不是最慘,比如李賀因為父親名「晉肅」,應避父諱,就終身與科場絕緣這事,就比杜甫還慘。但是杜甫被李林甫的「野無遺賢」坑害,斷絕仕進之路,下半生奔走流離,悲慘程度也差不了太多。

野無遺賢的故事,出自資治通鑑唐紀三十一,這個故事有趣又可疑的地方在於,李林甫上表賀野無遺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司馬光一字不說,就結束了這個故事。其中自有深意存焉。

野無遺賢這種鬼話,皇帝就這麼信了?古來奸臣之所以奸,沒有皇帝的配合,怎麼能辦到?若說這是一齣戲,入鏡的豈止奸臣和文章憎命達的窮書生而已。

上欲廣求天下之士,命通一藝以上皆詣京師。李林甫恐草野之士對策斥言其奸惡,建言:「舉人多卑賤愚聵,恐有俚言汙濁聖聽。」乃令郡縣長官精加試練,灼然超絕者,具名送省,委尚書複試,御史中丞監之,取名實相副者聞奏。既而至者皆試以詩、賦、論,遂無一人及第者,林甫乃上表賀野無遺賢

Advertisements
「這個版本」比較好!? — October 16, 2017

「這個版本」比較好!?

偶然間看到萬維剛在得到的收費專欄《精英日課》第二季發刊辭的一段話,恍然間若有所悟。以前不大明白,為什麼有些「自我感覺」不屬於凡人之列的大人物勤於寫日記,數十年不中輟。日記這種應屬私密的東西,為什麼有人下筆時就想著公諸於世呢,Leó Szilárd 的說法,讓我眼睛一亮。

物理學家利奧·西拉德(Leó Szilárd),有一次跟他的朋友漢斯·貝特(Hans Bethe)說自己想寫日記:「我不打算發表。我只是把事實記錄下來,作為向上帝提供的信息。」

「難道你不認為上帝知道這些事實嗎?」貝特問。

「是。」西拉德說,「他知道這些事實。但他不知道這個版本的事實。」

如果說「應作如是解」太武斷,至少「某些」勤於寫日記的人心裏真的是這麼想吧。

或許我是歪解,不過不求甚解這種毛病很難治,也不想治。不知怎地,腦裡突然浮現一句話:All the secrets of the world are contained in books. Read at your own risk。嗯,我們相信什麼就得承擔相信的後果,我們不用為上帝他老人家擔心,他一定知道這些事實與答案…

又,一個小小抱怨,看大陸文章的困擾之一,外國人的名字都是翻譯後的結果,附上原文的非常少。本篇發刊辭的人名也不例外,所幸谷歌大神和維基百科真的很厲害。

不開心,然後呢 — August 31, 2017

不開心,然後呢

前幾天,談了用 #mooInk 的不開心,之後又看到臉書上其他使用者的意見,更重要的是,不開心之後怎麼辦?

每個人關心的點不一樣,這裡用推特體記下個人的感受和期望,希望 @readmoo 能看到這些意見,在不遠的將來, #mooInk 達到讓我「微笑」的水準。

  • mooInk 硬體,尤其是電子紙的表現不錯
  • 軟體確實有持續改進,這點不應抹煞。
  • 橫排轉直排做的不錯,加分
  • 目錄功能和閱讀進度功能做的很糟,殊不可解
  • 比較令人擔心的是,“it’s not a bug , it’s a feature” 的思維。有些基本東西像是遵循某種僵化的防禦性思維做的「決定」,不是做「應該」要做對的事情。
  • 希望是我的錯覺,但是「事實」告訴我可能是真的。#mooInk 對上傳文件這件事的誠意只有半套,我總覺得 @readmoo 希望建構的是一個 walled garden
  • 另外一個問題。如果 @readmoo 一半人力是行銷、一半是 UX/UI 人力,寫程式的人有幾個呢?
  • 很想問一個問題,過去一年,#mooInk 工作團隊,曾經用 Kindle 或 Kobo 電子書閱讀器,看了幾本書?
不開心 — August 24, 2017

不開心

老實說, #mooInk 用的不是很開心,雖然橫排轉豎排確實很讚,能讓人感覺到企圖和用心。但是做產品,不是靠發願和善心1,靠得是智慧和細節的掌握。

有些基本的東西,真的不到及格水準。比如只有從 @readmoo 買的書籍,排版和圖形才有該有的樣子。如果是自己上傳的「文件」,排版格式都會跑掉,比如不能顯示圖形,還有段落的縮排也不見了。

點擊目錄,從目錄顯示上看不出來「我在哪裡」,也不提供 goto location 這麼基本的功能,這實在說不過去。做產品規劃的人,一年看幾本電子書?

metamuse 的使用感想非常中肯,裡面提到的 bug 描寫非常精準寫實,就不重複了。文章裡提到為什麼目錄和書籤的「表現」這麼糟糕的猜測,從技術角度,我覺得很有道理。若真的如此,那就真的是 It’s not a bug, it’s a feature 的真實註腳了。攤手。

還有,如果上傳的是簡體字文件,選擇非「出版社預設」字型,簡直就是災難,莫非 @readmoo 真的只打算為「繁體中文閱讀而生」。

最後,如果刪除上傳文件之後,再上傳同名的文件,#mooink 上會看到兩個圖示(What’s worse,最近的更新把書的封面變成空白了),如果刪除再上傳不只兩次,那就看到好多圖示框框了。這也很瞎啊。

總之,有兩點最重要的問題。一是產品經理2對電子書這檔事相關知識的掌握很令人懷疑,二是開發工程師與 QA 間的工作模式與流程,也讓人感到不妙啊。


  1. 有一個應時又貼切的例子,成天把我真的很想贏韓國掛在嘴邊,不代表你就能贏韓國 
  2. 不知道在這個案子裡誰是 PM,總之我是指手握決定產品方向決策權的那個人或一群人,也許是公司的最高領導,也許是才到公司一年的小妹 
既老謀深算,又自作聰明 — August 12, 2017

既老謀深算,又自作聰明

趙焰的《滿清有個袁世凱》說到義和團之所以在清廷上層獲得生存的倚仗,明顯是缺乏常識造成的。

-

趙說:

清廷上上下下對於義和團的判斷缺失,明顯地是缺乏常識所造成的。當歐洲在十九世紀工業化的背景下,思維已在理性和科學的軌道上行駛的時候,在東方古國,義和團民以及清國統治層的思維還停留在蒙昧的中世紀,無論是那些大權在握的官宦們,還是沒權無勢的百姓,既缺乏基礎的科學常識,也缺乏實事求是的精神和能力。他們既愚蠢,又天真;既充滿幻想,也缺乏想像力;既老謀深算,又自作聰明

這按語真好用,這會兒的廟堂中人,至今不是依然如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