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道一百,「我」只知其七

月初,DeepMind 的共同創辦人 Demis Hassabis 應 Cambridge Society For The Application Of Research 之邀,在劍橋發表演講 Explorations at the Edge of Knowledge 談 AlphaGo ,月光博客根據這演講,寫(or 轉載)了一篇文章概述這次演講的內容。 文章的標題:人类数千年的围棋下法是错的,似乎有標題黨之嫌,其實是呼應2016年底到2017年一月初,AlphaGo 化名 Master,在網上下了60 盤快棋,狂虐人類棋手之後,據稱是目前人類第一高手的柯潔,在微博上感慨的說新的風暴即將來襲: 人類千年的實戰演練進化,計算機卻告訴我們,人類全都是錯的。 老一輩高手聶衛平沒有那麼 sentimental,但他也明確指出,這件事讓我們明白「棋道一百,人類只知其七」的道理。 看了40多盤 Master 對年輕高手們的對局,深感當年日本名譽棋聖藤澤秀行老師說的那句話「棋道一百,我只知七」是何等地深刻貼切!Master 改變了我們傳統的厚薄理念,顛覆了多年的定式,在看似不能出招的地方出招,而且最後證明它的選擇都成立,都不是錯的! 月光博客的文章整理的相當好,值得仔細品味,這裡就只簡短說幾句吧! 之前我在 Bots War 一文裡面說,AlphaGo 用他自己的學習策略,找到合乎規則的走法,但 AlphaGo 的思路和之前人類下棋的思路未必一樣;機器人江湖和我們的江湖雖然看起來雷同,其實是形似神不似,自有一套邏輯。 深度學習與增強學習的演算法,在「不斷學習」之後,探索(explore)出新的「空間」,合乎原有規則的新玩法,給予我們的不僅是人類棋手被虐的震撼,更是指出不僅圍棋,所有我們以為已經明白透徹的東西,還有巨大的空間等著我們人類去挖掘(聶衛平語)。 信哉斯言,大道一百,「我」只知其七。 延伸閱讀: 月光博客 – AlphaGo:人类数千年的围棋下法是错的 編程隨想的博客 – AlphaGo 超快棋遍虐人类高手(职业棋手讲解及大量网友评论)

縫合碎片 #2

自從手滑下載羅輯思維團隊出品的《得到》,已經過了一個月。剛剛使用得到 App 頭幾天,我的觀察和想法是這樣的: 得到裡面的音頻產品有幾類,第一種是付費專欄的解說音頻;第二種是《XX說書》,用 20 ~40 分鐘解說一本政經社科類的書籍,將重點精髓用盡可能最少的時間勾勒出來,讓聽者可以快速的拿來應用在生活與學習中(拿來顯擺無疑也是應用之一);第三種是企劃式的系列,比如介紹小吃的《吃貨系列》;最後一種,是每天早晨五、六則的知識新聞,我認為沒什麼[乾貨][乾貨],水水的。 過了一個月,付費專欄從 19 個變成 23 個,目前我還沒訂閱過付費專欄,偶爾聽或看促銷用的「試聽」、「試讀」內容,談不上深刻印象,不足以判斷是否符合需要,符合「期望」。 原本存在的零星付費音頻完全消失,併入各個「系列」,用得到自己的說法,叫做「併入小課題」。每天凌晨更新的知識新聞,還是水水的,不過也不是全無價值,按我自己的喜好和視野,大約 1/5 的知識新聞,還是有些乾貨,或者足以點起一些些火花。 得到團隊確實很有活力,在各個疆域以及變現的方式,仍在不斷的嘗新和試誤。雖然客觀的說,不得不稱讚得到團隊的活力,但得到的每個變化,並不是每個都讓我感受到「進步」,有些方向,我希望得到能做的更多,走的更遠,但是得到還沒有怎麼做。 有些不屬說書系列的零星付費音頻,在併入小課題的大說法之下,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或許這些音頻沒有達到回收效益門檻值,產品經理只好出手「收縮」戰線,讓他們從舞臺退下來。但是有些零星主題的音頻,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就這麼找不到了(或是變得不好找了),有點可惜。 XX說書,以及「每天聽本書」系列,並不是真正的「有聲書」,嚴格來說,這些項目是比較長的書摘,再加上些許點評與總結,讓聽者可以快速分享、顯擺、咀嚼、應用。這個系列最大的問題是,每本書的錄音品質、內容總結的精準有效,差異有點大。比如《耶路撒冷三千年》的書摘,總結精簡,該提的東西一點也沒漏,比喻有趣精準,讓人聽了很有感;《海都物語》的書摘就平淡了點,比起羅胖自己為了賣這本書而錄的羅輯思維第189集《商人這物種》,精彩度就差多了。 前面兩本書,雖有高下,但品質都有一定水準,都可接受。聽書系列產品中,我最失望的當屬《三體中的物理學》,無論是錄音品質、講者口條、內容的條理分明幾個指標,我都很不滿意。 聽書系列的選材、數量,可以更多更廣,內容要更精準更吸引人。其實我更希望中文市場裡,能有真正的「全本」有聲書,若是得到團隊願意在這個市場試水溫,那是再好不過。不過,既然得到以「善用碎片時間學習」做為主訴求,長書摘才是他們的主戰場,我猜他們是不會碰全本有聲書這個市場的(希望我是錯的)。

戒慎恐懼

上禮拜翻出舊文,想起之前等期刊回覆時的心情,那時 John Battelle 在部落格提到谷歌創辦人 Larry Page & Brin Sergey 離校之前,投論文的結果也是非常不順。一時間,煎熬翻騰的情緒有了出口,心情大好,阿Q 的處世態度,對心理健康確實有好處啊(呵呵)。 … when Larry and Sergey first presented Google, they couldn’t even get their paper accepted (it took three tries, if I recall correctly. Someone should write a book about that…). 沒想到,SEO by the Sea 的老大 Bill Slawski,竟然在愚人節那天,翻出當年兩位創辦人在校期間寫的論文,還找出可以正常下載的超連結。甚至還有人從 Web Archive 翻出那時候 Stanford 大學的網頁 1,看到這麼多年前的網頁,不知說什麼好! 看到這些出土「古董」,有兩個想法,一是在這個時代,掌握搜索技能真是生存必備,許多人提過這件事了,此處不多說;第二個想法比較恐怖,我突然想到《刪除:大數據取捨之道》這本書所說的,在這個信息時代,你曾經幹過的事,都會留下痕跡。不管是好事壞事,不管你希望別人怎麼看怎麼想,只要是有心人,一定能挖掘到你「曾走過的痕跡」,而且你不知道別人怎麼解讀詮釋這些痕跡!…

應該放棄端對端加密嗎?

BBC 在今年圖靈獎得主宣佈後,訪問 Tim Berners-Lee 老爺子,他在專訪中表達他對「為了打擊恐怖分子,為了國家安全,IM 軟體不該用強力端對端加密」論點的看法。老爺子說的對,如果某個機構可以容易的看到我們的通訊內容,我們怎麼知道,究竟是誰在「看我們的隱私」,我們怎麼知道,失去了隱私,我們就能過上更安全的生活?還是被野心份子「更精準」的打擊傷害? Weakening encryption would be a mistake, according to Sir Tim. “If you’re trying to catch terrorists, it’s really tempting to demand to be able to break all that encryption but if you break that encryption then guess what – so could other people, and guess what – they may end up…

Bots War 機器人江湖

今年二月份 PLOS 發表一篇文章 Even good bots fight: The case of Wikipedia,維基百科使用的撰稿機器人,彼此會拆臺,改對方的稿子,乍聽很有趣,但是細細想來,令人不寒而慄。就像論文摘要說的,機器人也自成江湖1了。 The online world has turned into an ecosystem of bots. However, our knowledge of how these automated agents are interacting with each other is rather poor. Even good bots fight: The case of Wikipedia via kwout   照論文作者的說法,撰稿機器人沒有感情、沒有慾望,一心只有把自己份內工作做好的念頭,更別說結黨營私拉幫結派,在組織內搞派系。若是它們寫的稿子品質過關,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啦。 Bots are predictable automatons that 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