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老謀深算,又自作聰明

趙焰的《滿清有個袁世凱》說到義和團之所以在清廷上層獲得生存的倚仗,明顯是缺乏常識造成的。

-

趙說:

清廷上上下下對於義和團的判斷缺失,明顯地是缺乏常識所造成的。當歐洲在十九世紀工業化的背景下,思維已在理性和科學的軌道上行駛的時候,在東方古國,義和團民以及清國統治層的思維還停留在蒙昧的中世紀,無論是那些大權在握的官宦們,還是沒權無勢的百姓,既缺乏基礎的科學常識,也缺乏實事求是的精神和能力。他們既愚蠢,又天真;既充滿幻想,也缺乏想像力;既老謀深算,又自作聰明

這按語真好用,這會兒的廟堂中人,至今不是依然如此嗎。

很傻很天真

-

私心以為,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 這本書的基調就是「很傻很天真」,作者 Cathy O’Neil 不惦惦悶聲的做個金領 quant,反而跳出來告訴大家這裏有很多不公不義之事,你們千萬要小心啊。有點 naïve ,不是嗎?

所謂的 naïve,雖沒有貶義,但不免帶點唏噓和遺憾。良藥苦口,中肯實在的話不好聽啊

閱讀這本書的時候,字裏行間彷彿可以看見作者抿嘴不甘的畫面。在遍歷各個「幹壞事」的模型時,常常可以見到「我知道資本主義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但是我一定要說,這是不對的」,「這樣做,是懲罰貧窮,不是因為他做了什麼」這樣的句子。

尤其「天真」的是,作者在書末《結論》大聲呼籲,大數據分析的從業者一定要記得,設計演算法、建立模型的時候,一定要把公平(fairness )放在效率前面,不能「有意」做不道德的事情。很傻很天真,或許是吧?

另外一方面,作者也不時提醒讀者,你們千萬不要很傻很天真,以為大數據帶給你們的是從此幸福快樂的生活,不論貧富智愚,你們都可能是思慮不清甚至立意做惡的大數據分析模型的受害者啊!

要言不繁,這本書的基調就是 naïve 啊。說到底,這天真是苦的啊。

從來不學什麼,也不忘記什麼

時代變了,自從有了谷歌,有了維基百科,我們是不是還需要教孩子背誦和解方程式?谷歌重塑、接管我們的教育系統,是不是我們的最佳選項!?擔任谷歌高管的 Jonathan Rochelle 當然說凡事 ask google 就對了,但是答案真的那麼簡單,那麼 promising 嗎?

-

傅月庵在《一心惟爾》裡說到 Jean-Claude Carrière 和 Umberto Eco 關於書的對話,Jean-Claude Carrière 對電腦、讀書與記憶的關係,提出一連串非常深刻的問題:

如果現在我們掌握了一切的一切,不經篩選,我們在終端機上擁有無線量資訊,那麼記憶是什麼?這個詞的意義為何?當我們身邊有個電子僕人可以回答我們所有問題,甚至連我們問不出來的問題它也知道答案,那還有什麼是我們該知道的?當我們的輔助器具什麼都知道,無所不知,那還有什麼是我們該學的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們每個人都是路易十四,從來不學什麼,也不忘記什麼!在維吉尼亞大學心理系執教的 Daniel T. Willingham 教授在紐約時報的文章講的好,沒有結合 context 的思考,我們還能學會什麼?

縫合碎片 #3

下載羅輯思維思維團隊製作的《得到》App 已經三個月,一年過去四分之一。這三個月,試著每天早上聽每天的免費音頻節目知識新聞和「羅輯思維專欄」,也買了十來本「每天聽本書」系列的「長書摘」音頻。

除此外,這幾個月也看了不少讚揚、批評《得到》的文章,從文字的內容和語氣,很容易就分別出哪些人是出於「公心」,哪些人滿腔的「羨慕嫉妒恨」。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的看法三個月來一直沒怎麼變,每天的知識新聞,即使多了萬學鋼加持,還是水水的,「乾」貨比例不大夠。至於長書摘,品質有點起伏,但是品質多半還可以,都不算太差。

但是我個人期盼許久的全本有聲書,一直沒有在中文互聯網圈子看到任何「火苗」出現。在「縫合碎片 #2」 的筆記裡,就記錄了當時我對得到團隊戰略的判斷,我想是八九不離十吧。

其實我更希望中文市場裡,能有真正的「全本」有聲書,若是得到團隊願意在這個市場試水溫,那是再好不過。不過,既然得到以「善用碎片時間學習」做為主訴求,長書摘才是他們的主戰場,我猜他們是不會碰全本有聲書這個市場的(希望我是錯的)。

不過這兩個星期,倒是找到一個「曲線救國」的方式,掌閱科技的電子書閱讀器 iReader 有朗讀功能,,雖然比不了 Audible 出品有聲書真人錄製的品質,勉強還可接受。

-

簡而言之,洗碗拖地,除了聽 Podcast 之外,又多了一個選擇。

窮人的普世價值

-

小數據獵人裡面提到,住在第一世界的西方人對「快樂」的概念,與第三世界的人是完全牛頭不對馬嘴西方人到第三世界旅行後不約而同表示,比起住在西方國家的人,瓜地馬拉、祕魯或菲律賓等地的居民儘管擁有的資源與物質財富較少,卻似乎非常「快樂」 – 比較親切、友善、慷慨與好客。其實,他們就是在過日子而已。

在《得到》開精英日課專欄的萬學鋼,在他的「萬萬沒想到:用理工科思維理解世界」裡面講窮人的普世價值,講的更直白:

窮人的普世價值很簡單,那就是不想再當窮人。哪怕是犧牲個性,也不想當窮人。哪怕是沒時間看哈利波特,也不想當窮人。哪怕是集體主義,也不想當窮人。

在某些人眼中的完美窮人,是安分守己的,以貧窮為樂的窮人。一個中產階級人士跑到鄉下去玩,他希望看到的可能是那種樂呵呵地趕著牛羊去田野的窮人孩子。在最理想的情況下,這個孩子最好還要對他的跑車表示一下鄙視,那樣的話他會感動地把這個經歷寫在博客上。反過來,如果一個窮人孩子對他說,我要不惜一切代價考上你上的那個大學,將來也買一輛這樣的跑車,那就一點詩情畫意都沒有了。

西方國家的人看西藏和非洲,就是希望這兩個地方的窮人永遠都是詩情畫意的窮人。他們希望藏族人最好永遠都是虔誠的宗教教徒,他們希望非洲人最好永遠都過綠色環保的生活。

他們比我們快樂?

Martin Lindstrom 的《小數據獵人》,從 context、causality、insight 入手,和 Kenneth Neil CukierViktor Mayer-Schönberger 強調的「只求關聯,不論因果」的說法恰成對比或者互補(看讀者怎麼想啦)。

作者說故事的能力還行,有些設問也確實夠犀利,但也僅僅止於「有些」,有些個案的故事實在是不大接地氣,就標準的「行銷腔」,雲裡來霧裡去。

雖然對書的整體成績不是很滿意,但第七章《建立品牌價值》開篇的一段話,真是不能同意更多啊。每回見到這種「雖然他們的物質生活不如我們…..,但是他們比我們快樂」的說法,不管被描述比較快樂的是瓜地馬拉還是蘭嶼、綠島,我就覺得反胃,馬丁(或許是譯者的看法)說「牛頭不對馬嘴」還是婉轉客氣了,若依我不客氣的說法,持這種說法的人真是偽善、做作、噁心啊。

-

幾乎沒有例外的是,到第三世界旅行的西方人都是帶著相同的印象回家。他們表示,比起住在西方國家的人,瓜地馬拉、祕魯或菲律賓等地的居民儘管擁有的資源與物質財富較少,卻似乎非常「快樂」 – 比較親切、友善、慷慨與好客在我看來,對於住在第一世界以外的任何人來說,恰巧透露了西方的「快樂」概念有多麼地牛頭不對馬嘴假如你問出生時就一無所有的人快不快樂,大部分的人會會回答既不「快樂」也不「難過」。他們就是在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