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阿茲海默,我們能做些什麼?

自從讀了 Nicholas Carr 的 Shallow 和 Glass Cage,對大腦的運作產生極大的興趣,但是合適我程度的可讀資料不多,除了硬著頭皮啃了一些不知所云的滿紙術語,一無所獲毫無寸進。雖然如此,還是興致盎然的收集各式看不懂的書籍資料,就像有收藏癖的似的(其實就是),收集即是成就。 去年下半年家中長輩健康快速惡化,目睹病人身與心的巨大衰退與變化,驀然驚覺,關於大腦、關於認知、關於思考,我們所知太少,知道的那一點點,蒼涼冰冷,而且我們對此束手無策。我突然明白,原先的興致盎然,根本是個笑話。 今早看到 Lisa Genova 今年四月份在 TED2017 關於 Alzheimer 的演講,一時有感,對著樹洞喊兩聲。

十年前的今日

十年前,Web 2.0 的熱潮方興未艾,於是也湊熱鬧的開了一個部落格,那時剛接觸 Data Mining 這門學問,一邊整理文獻,一邊做筆記,一時腦熱,拍拍腦袋就把筆記稍作修整,放上部落格。 現在應該沒人在乎 1989 的 IJCAI 有什麼歷史意義了,那時的傻勁,真可愛。 Data Mining is the evolution of a filed with long history, the term “data mining” emerged in late ’80s and the researches of data mining flourished since 1990s. Many believed that the birth of data mining (or knowledge discovery) should trace back to the…

過去生了現在的我

非常愛這句「然而我還是愛著過去 因為過去生了現在的我」,翻出來重貼,提醒自己。 ~ original published at blurkerlab.blogspot.tw on February 9, 2008   (2008) 年假期間,聽到許久沒有聯絡朋友、故舊、家族親友這幾年間發生的「故事」,有些不愉快的事雖然早在意料中,但是驟然聽到這麼多不同親朋的離合悲歡,還有他們各自的心情,一時間沒有辦法調適過來,總覺得心裡堵著些東西。 恰好讀到2008聯合報副刊2月4日發表的《甦》,心有所感,抄錄於後。過去生了現在的我,但是你喜歡現在的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