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加個尾巴好翻身 — October 17, 2017

加個尾巴好翻身

這可不是「英國的研究,臺灣的報導」,柏克萊某實驗室發表的研究說幫形狀如同蟑螂的小型機器人加個尾巴,有助於翻身,嗯……

 

Adding a tail to a cockroach-inspired robot helps it flip itself over with ease

Source: Cockroach Robot Grows Tail, Does Flips – IEEE Spectrum

Advertisements
野無遺賢是謊言?皇帝相信就好! —

野無遺賢是謊言?皇帝相信就好!

杜甫在科場的悲慘遭遇在唐朝詩人中不是最慘,比如李賀因為父親名「晉肅」,應避父諱,就終身與科場絕緣這事,就比杜甫還慘。但是杜甫被李林甫的「野無遺賢」坑害,斷絕仕進之路,下半生奔走流離,悲慘程度也差不了太多。

野無遺賢的故事,出自資治通鑑唐紀三十一,這個故事有趣又可疑的地方在於,李林甫上表賀野無遺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司馬光一字不說,就結束了這個故事。其中自有深意存焉。

野無遺賢這種鬼話,皇帝就這麼信了?古來奸臣之所以奸,沒有皇帝的配合,怎麼能辦到?若說這是一齣戲,入鏡的豈止奸臣和文章憎命達的窮書生而已。

上欲廣求天下之士,命通一藝以上皆詣京師。李林甫恐草野之士對策斥言其奸惡,建言:「舉人多卑賤愚聵,恐有俚言汙濁聖聽。」乃令郡縣長官精加試練,灼然超絕者,具名送省,委尚書複試,御史中丞監之,取名實相副者聞奏。既而至者皆試以詩、賦、論,遂無一人及第者,林甫乃上表賀野無遺賢

「這個版本」比較好!? — October 16, 2017

「這個版本」比較好!?

偶然間看到萬維剛在得到的收費專欄《精英日課》第二季發刊辭的一段話,恍然間若有所悟。以前不大明白,為什麼有些「自我感覺」不屬於凡人之列的大人物勤於寫日記,數十年不中輟。日記這種應屬私密的東西,為什麼有人下筆時就想著公諸於世呢,Leó Szilárd 的說法,讓我眼睛一亮。

物理學家利奧·西拉德(Leó Szilárd),有一次跟他的朋友漢斯·貝特(Hans Bethe)說自己想寫日記:「我不打算發表。我只是把事實記錄下來,作為向上帝提供的信息。」

「難道你不認為上帝知道這些事實嗎?」貝特問。

「是。」西拉德說,「他知道這些事實。但他不知道這個版本的事實。」

如果說「應作如是解」太武斷,至少「某些」勤於寫日記的人心裏真的是這麼想吧。

或許我是歪解,不過不求甚解這種毛病很難治,也不想治。不知怎地,腦裡突然浮現一句話:All the secrets of the world are contained in books. Read at your own risk。嗯,我們相信什麼就得承擔相信的後果,我們不用為上帝他老人家擔心,他一定知道這些事實與答案…

又,一個小小抱怨,看大陸文章的困擾之一,外國人的名字都是翻譯後的結果,附上原文的非常少。本篇發刊辭的人名也不例外,所幸谷歌大神和維基百科真的很厲害。

Last Supper Without Coffee — October 8, 2017
找女朋友 vs. 發現外星文明,那個比較難? — October 3, 2017

找女朋友 vs. 發現外星文明,那個比較難?

2010 年,當時還是博士生的英國人 Peter Backus,寫了一篇小論文,叫《我為什麼沒有女朋友1》,經過一番計算,他的結論如下:

There are 26 woman in London with whom I might have a wonderful relationship. So, on a given night out in London there is a 0.0000034% chance of meeting one of these special people, about 100 times better than finding an alien civilization we can communicate with. That’s a 1 in 285,000 chance. Not great.

簡而言之,要在倫敦找到他的真命天女的機率,比在銀河裡找到外星文明的機率還低。 Good grief.

-

在 Ted 講 Mathematics of Love ,並以此揚名的 Hannah Fry ,甚至在她的書裡第一章,特別提到 Peter Backus 的論文。但是在他發表那篇論文的兩年後,彼得先生找到他的另一半 Rose 小姐,結婚了!

Two years after publishing “Why I Don’t Have A Girlfriend,” Backus cracked his own code: he met Rose, a London woman who satisfied all his criteria, and fell in love.

宜將剩勇追窮寇,彼得索性在學校裡做了一個小講座,解釋他怎麼算出 0.0000034% 那個數字的。

 

按彼得先生自己的說法,他是在 Pub 裡,透過朋友,認識「朋友的朋友」 Rose 小姐,於是就…..。所以,這件事給我們的教訓是:不要宅在家裡,多出去走走,多交幾個朋友……


  1. 論文電子檔可以在此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