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行嗎?

Luke Dormehl 的《Thinking Machines: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nd Where It’s Taking Us Next》在第六章談機器人是不是有創造力,在卷首抖了一個小包袱。中信出版社的簡體中譯版的翻譯還算到位:

-

2004 年的電影《機械公敵》(I, Robot)中有一個絕妙的場景,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扮演的主角有一段關於計算機的創造力的對白:「機器人能創作交響樂嗎?」他問道:「機器人能在畫布上繪出美麗的傑作嗎?」與之對話的機器人反詰道:「你能嗎?」

 

 

Will Smith 和機器人的對話原文是這樣的

Human –  “Can a robot write a symphony? Can a robot turn a canvas into a beautiful masterpiece?

Robot –  “Can you?

電影裡面,Will Smith 被機器人堵的抓耳撓腮,硬是被堵住一口氣,僵住一小會兒對話才繼續下去。按 Luke Dormehl 的看法,他是同意軟體和算法具有創造力的,若是讓他改寫劇本,他會讓 Will Smith 和機器人如何「再反詰」和「再再反詰」呢?

 

虹口公園遇魯迅

~ 向明 · 向明世紀詩選 · 虹口公園遇魯迅 ~

談笑間,有人說
到了虹口公園
只一眼就瞥見
濃髭下那張憋氣的嘴
橫眉下那幅
緊繃的臉

當下或當年,該說的
你都再也說不出口了
說出的,已都具化成
中國永遠晦暗的
雲煙

誰說百年孤寂
就在你身邊的法國梧桐下
阿Q,孔乙己,七大人,祥林嫂……
子子孫孫
還在圍著你
指指點點

而那只趙家的狗
東聞西嗅後
竟敢在你身後
開放地
隨地小便

百年一幕,一脈相承

趙焰的《滿清有個袁世凱》,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覺特別強烈,裡面的好多句子和段落,尤其當時各界賢達的自省或點評,放在今時今日的環境,完全不顯脫節,嚴絲合縫猶如今人心聲。

作者夾敘夾議的說:

在那些幼稚的人們看來,社會的運轉,完完全全地取決於政治,似乎只要一個口號,一種政體,就可以把這個世界輕輕鬆鬆地改換了局面。

這句話放在今日,要怎麼說呢,只能說,真 TMD 太對了。「只要一個口號」,呵呵。

-

民國初年面臨政體抉擇時,所謂的「國際友人」,辛辣的評語令人臉紅,但也令人拍案叫絕。一百年後,遍地都是小暴君啊。

日本《上海信使報1》業主兼主編佐原篤介,在給英國駐華記者莫里循的信中,也對中國革命的選擇充滿了失望:「無論如何,我對共和制的中國沒有信心,因為中國人不論地位高低,就其稟性氣質來說,個個都是小暴君。可是在目前,中國人幾乎滿腦袋都是可以從共和制得到賜福的想法,而不知道共和制為何物……」

說到改革,民國大總統的顧問早就說了,改革只是口頭上說說罷了:

袁世凱的英國顧問莫里循曾寫道:「至於中國,事情並未好轉,很少或全無成就。這裡看不見有作為的政治家氣魄,沒有始終一貫的目標。要做的事很多,而一切精力都用在草擬那無盡無休的規章法令上,改革只是口頭上說說

看了趙的書,不由讓人覺得,1911 的那場戲,拖了百年有餘啊!不管今時今日台前幕後的演員、編導們夸夸其言說自己的師承、立場、黨派是什麼,理想有多崇高,要說演員們不是一脈相承自 1910,我才不信


  1. 維基百科的資料說佐原篤介創辦的是上海日報,《魔都上海──日本知識人的“近代”體驗》則說佐原是上海週報的社長。佐原是當時的著名報人是沒有疑問的,但他究竟創辦的是那個報紙,則有疑問,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網頁資料查不到佐原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