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合碎片 #3

下載羅輯思維思維團隊製作的《得到》App 已經三個月,一年過去四分之一。這三個月,試著每天早上聽每天的免費音頻節目知識新聞和「羅輯思維專欄」,也買了十來本「每天聽本書」系列的「長書摘」音頻。

除此外,這幾個月也看了不少讚揚、批評《得到》的文章,從文字的內容和語氣,很容易就分別出哪些人是出於「公心」,哪些人滿腔的「羨慕嫉妒恨」。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的看法三個月來一直沒怎麼變,每天的知識新聞,即使多了萬學鋼加持,還是水水的,「乾」貨比例不大夠。至於長書摘,品質有點起伏,但是品質多半還可以,都不算太差。

但是我個人期盼許久的全本有聲書,一直沒有在中文互聯網圈子看到任何「火苗」出現。在「縫合碎片 #2」 的筆記裡,就記錄了當時我對得到團隊戰略的判斷,我想是八九不離十吧。

其實我更希望中文市場裡,能有真正的「全本」有聲書,若是得到團隊願意在這個市場試水溫,那是再好不過。不過,既然得到以「善用碎片時間學習」做為主訴求,長書摘才是他們的主戰場,我猜他們是不會碰全本有聲書這個市場的(希望我是錯的)。

不過這兩個星期,倒是找到一個「曲線救國」的方式,掌閱科技的電子書閱讀器 iReader 有朗讀功能,,雖然比不了 Audible 出品有聲書真人錄製的品質,勉強還可接受。

-

簡而言之,洗碗拖地,除了聽 Podcast 之外,又多了一個選擇。

Um, Netflix thinks its real competitor is… sleep

羅振宇去年底跨年演講裡講的五隻黒天鵝,第一隻是「時間戰場」:

當黒天鵝起飛的時候,所有的戰場格局、地形、河流、山川全部在發生變化。 我們今天給大家的第一個答案是,有一個戰場,全新的戰場正字擺開,叫時間戰場

羅胖在講時間戰場的時候,提到 Netflix 的CEO 曾經講過:「所有爭奪時間的企業都是我的競爭對手」,最近我們又在國外媒體看到 Netflix 的掌舵人說,我們最大的競爭者是睡眠:

You know, think about it, when you watch a show from Netflix and you get addicted to it, you stay up late at night. You really — we’re competing with sleep, on the margin. And so, it’s a very large pool of time.

唯偏執狂得以生存Reed Hastings 是不是偏執狂我不知道,但他對時間的重視,無疑是需要我們好好想想的。羅胖的解讀是:

未來,在時間這個戰場上,有兩門生意會特別值錢:第一,就是幫別人省時間。第二,就是幫別人把省下來的時間浪費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

Um, Time will tell…

Source: Amazon? HBO? Netflix thinks its real competitor is… sleep – Recode

記一次推薦系統對話

兩個禮拜前,網友從谷歌找到接近十年前關於推薦系統評估指標的舊文,跟網友在臉書上聊了幾句,有點意猶未盡;又有點想稍稍彌補當初系列文章泡湯的遺憾,所以又續貂一篇《如何評估推薦系統(二)》。

續貂之後,正在 hands-on 的網友說了幾句他的心得,於是我又多嘴了幾句。所以索性再多寫幾句,為這次對話做個小結

推薦系統早就遠離 MovieLens 那個時代,基本的框架和演算法,都相對成熟許多。而且因為確實有不少提高業務收入和客戶黏性的具體實例,產學互相刺激促進,已經發展成一個生氣蓬勃又接地氣的領域。

-

依不才愚見,推薦系統的實務,固然還有許多必須再深究、細究的題目。但是學界角度的研究,則到了一個需要重新盤整的時候了。

不只一位從學界跑到業界的推薦系統大老,說過不要擔心用什麼演算法,先建一個系統起來(Build it and they will come. 的推薦系統版本 ?),有了數據,再慢慢調整演算法和優化實做細節。

有些指標確實對發表論文有顯著意義,但是在真實世界這一個演算法和那個演算法其實沒有什麼差別。真正的現實是,目前比較好的推薦系統實蹟的例子,都有一句隱臺詞沒有說出來,系統背後有一個強大的運營團隊在搞東搞西(說的粗俗一點啦)。

演算法如果循著以前的思路走下去,當然還有許多東西可以深挖,去年 Xavier AmatriaiaACM RecSys 2016 的演講中特別提到隱式回饋(implicit feedback)的問題,設計演算法時用那些數據,不用那些數據,數據怎麼解讀,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去探索。

從文獻上來看,像 usefulness 、confidence 、serendipity 這些指標的思考角度,其實早在 2004 之前就有學者已經踏出一步了,但是實務界那時還沒顧及到這個層次。

但以目前線上使用的演算法的思路,要顧及再評估系列前文 中談到的 relevance 和 serendipity,恐怕很難。過去的演算法,說穿了本質上,都是 numerical-based reasoning 的思路,促進銷路不能說沒有用,但是在 familiarity、relevance & serendipity 上這些已經觸及人類消費心理疆域的思考上,有對牛彈琴的問題。

ResysChina 的核心團隊中,有人在微信上聊到用 AI 技術,讓推薦系統往前跨一步,從滯後一步的解讀你以前是怎樣的一個人,真正往前跨到預測 你可能變成怎樣的人。竊以為這個想法值得再深鑽下去。

借用 ResysChina 發起人谷文棟兄的說法,做為一個「曾經」的推薦系統選手,心裡確實有許多遺憾,但是實在有許多課要補,才能真正面對推薦系統的詩和遠方這個問題。

至於怎麼補課天知道咯….

縫合碎片 #2

自從手滑下載羅輯思維團隊出品的《得到》,已經過了一個月。剛剛使用得到 App 頭幾天,我的觀察和想法是這樣的:

得到裡面的音頻產品有幾類,第一種是付費專欄的解說音頻;第二種是《XX說書》,用 20 ~40 分鐘解說一本政經社科類的書籍,將重點精髓用盡可能最少的時間勾勒出來,讓聽者可以快速的拿來應用在生活與學習中(拿來顯擺無疑也是應用之一);第三種是企劃式的系列,比如介紹小吃的《吃貨系列》;最後一種,是每天早晨五、六則的知識新聞,我認為沒什麼[乾貨][乾貨],水水的

過了一個月,付費專欄從 19 個變成 23 個,目前我還沒訂閱過付費專欄,偶爾聽或看促銷用的「試聽」、「試讀」內容,談不上深刻印象,不足以判斷是否符合需要,符合「期望」。

原本存在的零星付費音頻完全消失,併入各個「系列」,用得到自己的說法,叫做「併入小課題」。每天凌晨更新的知識新聞,還是水水的,不過也不是全無價值,按我自己的喜好和視野,大約 1/5 的知識新聞,還是有些乾貨,或者足以點起一些些火花。

-

得到團隊確實很有活力,在各個疆域以及變現的方式,仍在不斷的嘗新和試誤。雖然客觀的說,不得不稱讚得到團隊的活力,但得到的每個變化,並不是每個都讓我感受到「進步」,有些方向,我希望得到能做的更多,走的更遠,但是得到還沒有怎麼做。

有些不屬說書系列的零星付費音頻,在併入小課題的大說法之下,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或許這些音頻沒有達到回收效益門檻值,產品經理只好出手「收縮」戰線,讓他們從舞臺退下來。但是有些零星主題的音頻,其實還是蠻有意思的,就這麼找不到了(或是變得不好找了),有點可惜。

XX說書,以及「每天聽本書」系列,並不是真正的「有聲書」,嚴格來說,這些項目是比較長的書摘,再加上些許點評與總結,讓聽者可以快速分享、顯擺、咀嚼、應用。這個系列最大的問題是,每本書的錄音品質、內容總結的精準有效,差異有點大。比如《耶路撒冷三千年》的書摘,總結精簡,該提的東西一點也沒漏,比喻有趣精準,讓人聽了很有感;《海都物語》的書摘就平淡了點,比起羅胖自己為了賣這本書而錄的羅輯思維第189集《商人這物種》,精彩度就差多了。

前面兩本書,雖有高下,但品質都有一定水準,都可接受。聽書系列產品中,我最失望的當屬《三體中的物理學》,無論是錄音品質、講者口條、內容的條理分明幾個指標,我都很不滿意。

聽書系列的選材、數量,可以更多更廣,內容要更精準更吸引人。其實我更希望中文市場裡,能有真正的「全本」有聲書,若是得到團隊願意在這個市場試水溫,那是再好不過。不過,既然得到以「善用碎片時間學習」做為主訴求,長書摘才是他們的主戰場,我猜他們是不會碰全本有聲書這個市場的(希望我是錯的)。

WIRED 的露營產品評論!?

Wired 竟然也做露營產品的評論,很意外。

雖然 Wired 編輯下的文章摘要 Why sleep on the cold, hard ground when you can hoist this two-person tent up in the air ? 看起來很迷人,但是文中說要把這個營帳搭起來可不容易,要走在眾人前頭,總是要付一點代價的(其實大多數情況下,代價可不只一點)。

TreePod provides that framework in the form of 20 hollow aluminum poles that hook together like a puzzle. Making the necessary connections is tricky at first, and it requires very careful attention to figure out exactly how a segment is supposed to fit into the frame when….

Source: Review: TreePod Camper | WIRED

如何讓用戶意見一致?

雖然眾口難調,但還是有辦法讓大家意見一致的。Wired 雜誌說,拍一個很爛(很讚)的廣告,就能讓整個網際網路團結起來,比如百事可樂這回就幹得很好 – It actually united the Internet

這種「大家來對話吧」(百事可樂廣告的主題就是 Join the Conversation)、「我們來溝通吧」的主題,現在是越來越惹人恨了,沒有誠意的「呼籲」,反作用力之大是無所不能的,活動策劃者要三思

The message is clear: All those Women’s Marches, Black Lives Matter protests, and demonstrations outside Trump Tower would be much more effervescent—and effective!—if someone had just brought some soda.

The internet, as you might suspect, disagreed. Within 48 hours the video got nearly 1.6 million views on YouTube (five times as many downvotes as upvotes), and Twitter and Facebook lit up with people pointing out just how gauche the whole thing was. Activist DeRay Mckesson called it “trash,” addingIf I had carried Pepsi I guess I never would’ve gotten arrested. Who knew?

 

Source: Pepsi’s New Kendall Jenner Ad Was So Bad It Actually United the Internet | WIRED

戒慎恐懼

上禮拜翻出舊文,想起之前等期刊回覆時的心情,那時 John Battelle 在部落格提到谷歌創辦人 Larry Page & Brin Sergey 離校之前,投論文的結果也是非常不順。一時間,煎熬翻騰的情緒有了出口,心情大好,阿Q 的處世態度,對心理健康確實有好處啊(呵呵)。

… when Larry and Sergey first presented Google, they couldn’t even get their paper accepted (it took three tries, if I recall correctly. Someone should write a book about that…).

-

沒想到,SEO by the Sea 的老大 Bill Slawski,竟然在愚人節那天,翻出當年兩位創辦人在校期間寫的論文,還找出可以正常下載的超連結。甚至還有人從 Web Archive 翻出那時候 Stanford 大學的網頁 1,看到這麼多年前的網頁,不知說什麼好

看到這些出土「古董」,有兩個想法,一是在這個時代,掌握搜索技能真是生存必備,許多人提過這件事了,此處不多說;第二個想法比較恐怖,我突然想到《刪除:大數據取捨之道》這本書所說的,在這個信息時代,你曾經幹過的事,都會留下痕跡。不管是好事壞事,不管你希望別人怎麼看怎麼想,只要是有心人,一定能挖掘到你「曾走過的痕跡」,而且你不知道別人怎麼解讀詮釋這些痕跡!

-

除了戒慎恐懼,夫復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