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與凡人的差距

Image Source: Wikipedia Pedro Domingos 在終極算法(The Master Algorithm)這本書1裡面提到: 我在大四时,用了一个夏天玩俄罗斯方块游戏,这是一个涉及方块叠加的电子游戏,游戏中由正方形组成的各种形状的图案往下掉,你要将这些图案堆起来,堆得越紧密越好。如果图案堆到屏幕顶部,那么游戏就结束了。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我接触NP完全问题的开始,这是理论计算机科学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這就是牛人和凡人的差距嗎?Pedro 玩電玩想到 NP-Complete,我輩玩俄羅斯方塊,想到什麼? 這本書的簡體中文版書名是《終極算法: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如何重塑世界》,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

深淵

孩子們常在你的髮茨間迷失 春天最初的激流,藏在你荒蕪的瞳孔背後 一部分歲月呼喊著。肉體展開黑夜的節慶。 在有毒的月光中,在血的三角洲, 所有的靈魂蛇立起來,撲向一個垂在十字架上的 憔悴的額頭。 這是荒誕的;在西班牙 人們連一枚下等的婚餅也不投給他! 而我們爲一切服喪。花費一個早晨去摸他的衣角。 後來他的名字便寫在風上,寫在旗上。 後來他便抛給我們 他吃剩下來的生活。 去看,去假裝發愁,去聞時間的腐味 我們再也懶於知道,我們是誰。 工作,散步,向壞人致敬,微笑和不朽。 他們是握緊格言的人! 這是日子的顔面;所有的瘡口呻吟,裙子下藏滿病菌。 都會,天秤,紙的月亮,電杆木的言語, (今天的告示貼在昨天告示上) 冷血的太陽不時發著顫 在兩個夜夾著的 蒼白的深淵之間。 歲月,貓臉的歲月, 歲月,緊貼在手腕上,打著旗語的歲月。 在鼠哭的夜晚,早已被殺的人再被殺掉。 他們用墓草打著領結,把齒縫間的主禱文嚼爛。 沒有頭顱真會上升,在衆星之中, 在燦爛的血中洗他的荊冠。 當一年五季的第十三月,天堂是在下面。 而我們爲去年的燈蛾立碑。我們活著。 我們用鐵絲網煮熟麥子。我們活著。 穿過廣告牌悲哀的韻律,穿過水門汀肮髒的陰影, 穿過從肋骨的牢獄裏釋放的靈魂, 哈裏路亞!我們活著。走路、咳嗽、辯論, 厚著臉皮占地球的一部分。 沒有甚麽現在正在死去, 今天的雲抄襲昨天的雲。 在三月我聽到櫻桃的吆喝。 很多舌頭,搖出了春天的墮落。而青蠅在啃她的臉, 旗袍叉從某種小腿間擺蕩;且渴望人去讀她, 去進入她體內工作。而除了死與這個, 沒有甚麽是一定的。生存是風,生存是打穀場的聲音, 生存是,向她們——愛被人膈肢的—— 倒出整個夏季的欲望。 在夜晚床在各處深深陷落。一種走在碎玻璃上 害熱病的光底聲響。一種被逼迫的農具的忙亂的耕作。 一種桃色的肉之翻譯,一種用吻拼成的 可怖的語言;一種血與血的初識,一種火焰,一種疲倦! 一種猛力推開她的姿態 在夜晚,在那波裏床在各處陷落。 在我影子的盡頭坐著一個女人。她哭泣, 嬰兒在蛇莓子與虎耳草之間埋下…… 第二天我們又同去看雲、發笑、飲梅子汁, 在舞池中把剩下的人格跳盡。 哈裏路亞!我仍活著。雙肩擡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