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及她的愛情

很多年前,RSS 、社群網路都還沒登上舞臺中央,不少生產、傳播內容(content)的機構組織用電子郵件方式傳播資訊和內容,那時智邦生活館有不少很有意思的電子報,《每日一詩》是其中之一。楊寒的「她和她的愛情」便是在 2008 年《每日一詩》電子報上看到的。

她。和秋天來時的她,
(為什麼不說冬天呢?
好吧,重來一次……)

她,在冬天裡。
她剛買了一件大衣,咖啡色和綠色線條交織成,很大。
她好喜歡,跟我說了一聲
晚安

她的情人應該是在巷口的機車上等
她,而且開著大燈。
機車排氣管的煙灼熱了
他們四周的空氣,他們覺得
這是很美的冬天
而她的大衣,也這樣認為。

紅色太熱
白色太冷
應該時時嘗試不一樣的角度,或者
更深入,更深入愛情
而且墊起腳跟
好女孩兒也想織一些憂鬱
;他的溫柔是她的憂鬱

是這樣的,
愛情,機車,狹長的小巷。
當她記得遇見他時,
她還是決定微笑,
憂鬱也是一種微笑;

她和她的大衣,都在冬天感染了
一些愛情。

讀了才算書(數)

很早以前,我就明白「大家認為一個有程度有文化的人應該讀的書」和「你真的願意老老實實讀完的書」是完全不同的,我想這個道理,大家也都知道。就像大家手裡都有一本 《21世紀資本論》,或者一定要在公共場合撂兩句藍的、紫的、灰的犀牛,但是真的唸完 Thomas Piketty 大作三分之一的,大概十不得一吧。

真的要搞清楚大家正在讀什麼,其實不大容易,有了 Kindle,搞清楚大家都讀了些什麼,變得容易一些了。亞馬遜新推出的 Amazon Charts,充分利用了 Kindle 帶來的數據優勢,再加上對人性、社群網路運作的洞見,讓我們看到書籍的推薦系統的新火花。TechCrunch 的作者 Ingrid Lunden 一槍命中,Amazon Charts 展現數據能帶給我們的驚奇,最可怕的是 encourage the close loop 啊。

What’s notable here is how Amazon is sticking very closely to data on its own huge platform to encourage the closed loop.

簡單說,只有開始讀了,書才是書,不然只是擺設或者沉默的 bits。也只有讀了,賣書的人才知道下一本你會買的書是什麼,所以讀了才算書,讀了才算數!

Readmoo  的決策者和產品經理們,有沒有什麼想法呢?

Source: Amazon Charts, Amazon’s new bestseller list, ranks titles by ‘most read’ and more | TechCrunch

只有愛是不夠的

李開復老師一天前在臉書上發表他對臺灣在人工智慧領域發展的意見,分析精闢,非常誠懇。臺灣在人工智慧不是沒有機會,但是做為領跑者,嗯哼…..

-

簡而言之,認清自己的位置和優缺點,比什麼都重要,李老師說的好,與其去做自己不擅長而且不太可能成功的事情,不如知己知彼,知道自己在哪裡有優勢,知道人工智慧能做不能做什麼,找到發揮自己優勢的機會

至於對臺灣的愛….

看到調查結果,許多網民是這麼回復的: “+1,我們可以成為人工智慧領跑者”。我相信,他們這麼說肯定是基於愛台灣。

就像 Novak Djokovic 希望靠著愛把 Andy Murray 拉下世界第一的位置,只有愛,不練球,是不會成功的…

更新:

  • 果然兩天後,就有不一樣的意見了,不過不同意見來自阿里巴巴就有意思了。我的看法還是一樣,臺灣不是沒有機會做些事情,但是要做領跑者,太難。而且數位時代那篇文章的讀者留言真是 TMD 太有道理,想想臺灣的政治環境,李開復講的很含蓄了。

十年前的今日

十年前,Web 2.0 的熱潮方興未艾,於是也湊熱鬧的開了一個部落格,那時剛接觸 Data Mining 這門學問,一邊整理文獻,一邊做筆記,一時腦熱,拍拍腦袋就把筆記稍作修整,放上部落格

現在應該沒人在乎 1989 的 IJCAI 有什麼歷史意義了,那時的傻勁,真可愛

Data Mining is the evolution of a filed with long history, the term “data mining” emerged in late ’80s and the researches of data mining flourished since 1990s. Many believed that the birth of data mining (or knowledge discovery) should trace back to the 1989 IJCAI workshop on Knowledge Discovery in Databases took pace in Detroit, Michigan, USA. The report was published in AI magazine and the bibex can be found at ACM digital library. The context of the document can be found at KDnuggets. (The Proceedings of the conference may be of 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