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隔海捎來一隻風箏 — October 18, 2017

隔海捎來一隻風箏

~ 向明 · 外面的風很冷 · 隔海捎來一隻風箏 ~

就讓自己再年輕一次吧

臨老,你從隔海捎來一隻風箏

青綠的雙翅暗鑲虎形斑紋

迎風一張,竟若那只垂天的大鵬

頎長的尾翼,拖曳出去

又是鳳凰來儀的莊重

暗示得好深長的一分期許

儼然,年輕時遺落的飛天大志

被你一頭捎了過來

要我再走一次年輕

可能嗎?再一次年輕

風骨當然還是當年耐寒的風骨

又硬又瘦又多棱角的幾方支撐

稍一激動還是撲撲有聲

仍舊愛和朔風頑抗

好高騖遠不脫靈頑的一隻風箏

起落升沉了多少次起落升沉

居高不墜總羨日月星辰

愛恨割舍不了的是

那些拘絆拉扯的牽引

可能嗎?也許可以再一次年輕

把蕭蕭白髮推成蕭颯草坪

放出白鴿、放出青鳥、放出囚禁的陰影

邀請風雨,邀請雷電,邀請旗幟

邀請一切愛在長空對決的諸靈

所有的啄喙,所有的箭矢

就請對準這隻老不折翼的風箏

看它幾番騰躍,一路揚升而上

看它一個俯衝下去,從此捨身下去

時間在後面追成許多仰望的眼睛

Advertisements
哪一顆使你清醒 — October 17, 2017

哪一顆使你清醒

~ 保羅·策蘭(Paul Celan) · 數一數杏仁 ~

數一數杏仁,
數一數,哪一顆苦澀,哪一顆使你清醒,
把我一起歸到杏仁中去吧:

我尋覓你的眸子,當你睜開眼睛,沒有人
註視你的時候,
我紡織那根神秘的線,
露珠,你思念的露珠,
順著線兒滾下去,滴進瓦罐,
瓦罐受到那句沒人知道的經文保護。

在那裡,你頭一次理直氣壯以你自己的名義出現,
邁著堅實的腳步向你自己走去,
鐘擺,在你沈默的鐘架裡自由地擺動,
聲音傳向你的耳際,
死亡伸出手臂將你擁抱,
於是你們三位一起向著夜晚走去。

讓我發苦吧。
把我歸到杏仁中去。

在李白墓前變得安靜 — October 16, 2017

在李白墓前變得安靜

~ 向明 · 低調之歌 · 在李白墓前 ~

我不敢出聲
在李白墓前變得更安靜
不敢承認我是他的後輩
不敢高攀他是我的典型

沒有跟他人一樣起哄
買酒來澆淋墓塚三匝
據說可以帶來好運
我不要好運,聞酒就醉
永不可能步斗酒詩三百的後塵

我的IQ和EQ都比他差
學不會吟清平調‧跳霓裳羽衣舞
在李白的墓前感到更卑微
我的身高遠不如墓草一樣魁梧

再者,己沒有帝王會拿龍巾拭吐
也沒有甘於下賤的高力士脫靴
我再積極也做不到筆落驚風雨
在李白墓前我急著回家
只有養鳥的興趣他和我相同

終於平易可親的夕陽 — October 15, 2017
顏色並不重要 — October 14,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