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地老天荒讀書閑》書中讀到中共老一輩外交官李一氓曾經參與所謂長征,他在自己的書中提到長征路上為了解咖啡癮,他們用鐵鍋炒麥子,來冒充咖啡。

除大鍋飯外,行軍駐下來總有自己做東西吃的機會。行軍路上,很難找到茶葉,茶葉無法假造,就假造咖啡。飯後,弄點麥子來用油炒成接近炭質時,下半瓢水,一煮,水色變黃,帶苦味,無糖,加點糖精,一杯咖啡就出來了。這成為我們幾個人長征中經常用的辦法

-

後來想到今年三月的《咖啡誌》有篇文章,作者到雲南大理朱苦拉參訪,當地咖啡業者以彝族的木棍打掉咖啡果皮,然後用鐵鍋炒咖啡,作者盛讚用古法鑄造的鐵鍋炒出極佳風味。可見用鐵鍋炒咖啡,是古已有之的竅門,不管炒的是真咖啡還是假咖啡。

不知道是不是像老派武俠小說那樣,武功是越古越厲害,鐵鍋是越古的越好,哈哈。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