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弦 · 世紀新詩選讀 · 狼之獨步 ~

我乃曠野裡獨來獨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嘆息。

而恆以數聲悽厲已極之長嗥

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戰慄如同發了瘧疾;

並刮起涼風颯颯的,颯颯颯颯的:

這就是一種過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