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笑一個淒絕美絕的笑吧


收在周夢蝶代表作之一《還魂草》中的「關著的夜」,被朱介英改編成「金縷鞋」,只取詩的第一段,譜成一首簡單清寒的歌(簡單清寒是韓松落的說法)。

再為我歌一曲吧
再笑一個淒絕美絕的笑吧
月亮已沈下去了
露珠們正端凝著小眼睛在等待
等著你踏著軟而濕的金縷鞋走回去
圭在他們底眼上——
像一片楚楚可憐的蝴蝶
走在剛剛哭過的花枝上。

關著的夜——
這是人世的冷眼
永遠投射不到的所在。
挨著我坐下來,挨著我
近一些!再近一些!
讓我看你底眸子是否和昨夜一樣
孕滿溫柔,而微帶憂愁;
讓我再聽一次你乙乙若抽絲的耳語
說你是父親最小最嬌的女兒
在十五歲時……

怎樣荒謬而又奇妙的遇合!
這樣的你,和這樣的我。
是誰將這扇不可能的鐵門打開?
感謝那淒風,倒著吹的
和惹草複沾帷的流鶯。

“滴你底血在我的臍中!
若此生有緣:此後百日,在我底墳頭
應有雙鳥翠色繞樹鳴飛。”
而我應及時打開那墓門,寒鴉色的
足足囚了你十九年的;
而之後是,以錦褥裹覆,
以心與心口與口的噓吹;
看你在我間不容發的懷內
星眼漸啟,兩鬢泛赤……

說什麽最多是添不平的缺憾!
即使以雙倍恒河沙的彩石。
挨著我坐下來,挨著我
近一些!再近一些!
不要把眉頭皺的那樣苦
最怕看你以袖掩面,背人幽幽低泣
在燈影與蕉影搖曳的窗前

關著的夜——
這是人世的冷眼
永遠投射不到的所在。
再為我歌一曲吧
再笑一個淒絕美絕的笑吧
當雞未鳴犬未吠時

看你底背影在白楊聲中
在荒煙蔓草間冉冉隱沒——
不要回頭!自然明天我會去跪求那老道
跪到他肯把那瓣返魂香與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