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夫 · 隱題詩 · 贈李白 ~

客人乘醉而去
心情寂寂如廊下羅列的空酒罎
洗手時驟然想起當年
流放夜郎的不甘不快以及一點點不在乎
水盆裏從此風波不息

餘年的豪情已化作煉丹爐中的裊裊
響亮的詩句如風鈴懸遍了尋常百姓的廊簷
入世出世豈在酒與月亮之辨
霜髮飛揚,最後他在
鐘聲裏找到赤裸的自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