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也 懺悔

她走了

整個早晨

候車室空著的椅子都是我

揮手時的眼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