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若要打分數,我給 Martin Lindstrom 的《小數據獵人》,不會太高。但是不能否認一點,作者觀察事物的角度,和書中不停拋出的問題,確實犀利,這是不應抹煞的。下面幾個問題,就很有意思

-

為何人在講手機時大多會邊講邊繞著圈走,彷彿我們周圍有一條私密的護城河或是一道牆?

為什麼肚子餓或口渴的時候,我們會把冰箱門打開,上下掃了一眼裡面的東西再把門關上,然後過一會兒又重複做同樣一件事?

為什麼約會遲到時,我們會想要找「時 間比較準」的時鐘,以此為自己的姍姍來遲辯護?

為什麼我們身在機場、火車站或搖滾音樂會時,會把成群結隊的人認定是一般「大眾」,卻沒想到他們做的事情其實跟我們一樣?

突然想起,最後一個關於「大眾」的問題,有個精英版的說法,八十年代訪談錄裡面阿城(就是在《常識與通識》裡說「什麼事情一到專業地步,花樣就來了」的那個阿城)接受查建英訪問時提到「你怎麼看人民」的問題,阿城的回答是「人民是個偽概念」!

我記得陳映真問我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怎麼看人民,也就是工人農民?這正是我在七十年代在鄉下想過的問題,所以隨口就說,我就是人民,我就是農民啊。 …. (省略)….. 寫作的人,將自己菁英化,無可無不可,但人民是什麼呢?在我看來,人民就是所有的人啊,等於沒說啊。不過在菁英看來,也許人民應該是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吧,所以才有「你怎麼看人民」的問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