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稚歲你往往
安慰渴口與飢腸
病了,就更加苦盼
你來輕輕地按摩
舌焦,唇燥,喉乾
與分外嬌懦的枯腸
若是母親所煮
更端來病榻旁邊
一面吹涼,一面
用調羹慢慢地勸餵
世界上有什麼美味
別提可口可樂了
能比你更加落胃?

現在輪到了愛妻
用慢火熬了又熬
驚喜晚餐桌上
端來這一碗香軟
配上豆腐乳,蘿蔔乾 肉鬆,薑絲,或皮蛋
來寵我疲勞的胃腸
而如果,無意,從碗底
撈出熟透的地瓜
古老的記憶便帶我
燈下又回到兒時
分不清對我笑的 是母親呢,還是妻子

~ 余光中 · 藕神 · 粥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