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咖啡館,在冬天正午的時候

一座白霜的花園會在窗玻璃上閃耀,咖啡館那張桌子上的人

只有我還活著。

如果我願意我可以走進去

在心寒的空虛中敲打手指

召集亡靈。

帶著難以置信我觸摸冰冷的大理石,

帶著難以置信我觸摸我自己的手,

它,還有我,都在愈來愈新奇的轉化中,

而他們永遠永遠深鎖在

他們最後的言辭丶最後的目光里,

並且遙遠如瓦倫提尼安皇帝

或馬薩格泰人的酋長們,對他們我一無所知,

盡管過去還不到一年,或兩年,或三年。

也許我還可以在最北邊的樹林裡砍柴,

也許我還可以在講臺上說話或拍一部電影

使用他們從未聽說過的技術。

也許我還可以品嘗那些來自大洋島嶼的水果

和穿著本世紀下半葉的裝束拍照。

但他們永遠像穿著男禮服和花邊飾帶的半身像

封存在龐大的百科全書裡。

有時候當暮色塗在一條窮街的屋頂上

而我對著天空沈思,我會看見白雲裡

一張桌子在搖晃。一個侍者托著盤子轉來轉去,

而他們看著我,不禁哈哈大笑,

因為我仍然不知道死在人類手裡的滋味,

他們知道──他們太清楚了。

~ [波蘭] Czesław Miłosz · 咖啡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