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有著某種速度,像火車

車頭向前,車尾永遠留在原地

人在遠行,故鄉留在原地

最愛的人留在原地

一切不過是撕裂、無限拉長的

道路,逐漸增加的空虛

李元勝 · 《無限事》 · 十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