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辣椒之動人

雖然說口之於味有同嗜焉,但是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實在是不能勉強,比如說吃辣這件事。

中國不少省份的人都愛吃辣椒,汪曾祺的《四方食事·口味》說到不僅雲、貴、川、黔、湘、贛能吃辣,延邊朝鮮族也極能吃辣。但是汪老的文章裡面也提到不能吃辣的幾個極端例子,甚至有人在十年動亂中為此飽受苦難。

語言學家王了一說,川滇人把辣椒稱為「辣子」,有親之之意;江浙人叫它做「辣貨」,則有遠之之意。但是生於民國,死於抗戰的小說家魯彥卻說:「許多人以為浙江人都不會吃辣椒,這卻不對。據我所知,三江一帶的地方,出辣椒的很多,會吃辣椒的人也很多。」,難怪汪曾祺說:「甚矣,中國人口味之雜也…」。

世界在變,雖然故老相傳「南甜北鹹東辣西酸」,但是這二十年來,辣味變成大江南北的主流口味。1996年前後吧,我到長沙公幹,跟負責招待我的工程師閒聊,談到川味變成中國大地的新歡,連以吃辣知名的湖南省會,川味餐廳也是時尚新寵,當時頗為驚詫。

回到臺灣,以菜中帶甜是尚的臺灣,也開了滿街的麻辣火鍋,為辣味新寵做了最佳詮釋。辣味何以變成新寵? 王了一的小品文集《龍蟲並雕齋瑣語》,有很好的解釋。

-

辣椒之動人,在激,不在誘。而且它激得兇,一進口就像刺入了你的舌頭,不像咖啡的慢性刺激。只憑這一點說,它已經具有“剛者”之強。湖南人之喜歡革命,有人歸功於辣椒。

….

人類是需要刺激的。大都市的人們從電影院和跳舞場中找刺激;鄉下人沒有這些。除了旱煙和燒酒之外,就只有辣椒能給他們以刺激了。辛苦了一天之後,“持椒把酒”,那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氣,竟和騷人墨客的“持螯把酒”差不多。

旨哉斯言,在激,不在誘。對現代人而言,什麼誘惑沒見過,遮掩迂迴還不如當面一拳,當頭一棒來的痛快有效。不過吃辣的人是不是喜歡鬧革命,這倒有待更多的數據來支持,對面的前幾任領導人夙稱高明的當推毛、鄧、周,三人中兩人吃辣,似乎不無道理。

不過,還是要說一說汪老的告誡:總之,一個人的口味要寬一點、雜一點,“南甜北鹹東辣西酸”,都去嘗嘗。對食物如此,對文化也應該這樣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Add yours

  1. imrchen says:

    9to5Mac 這篇文章,剛好從另外一個角度補充本文最後汪曾祺說的那一句話 https://9to5mac.com/2017/04/06/tim-cook-talks-importance-of-diversity-inclusion-during-speech-at-auburn-universit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