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從學校圖書館借的週末讀物,放在茶几上,順手拿起翻翻,雖然是寫給青少年看的小說,一點也不「幼稚」,故事設定頗富深意,相當有意思,於是一口氣讀完這本小說

-

陳郁如著《詩魂(仙靈傳奇1)》: 親子天下出版

故事的主人翁,是唐朝詩人柳宗元的後裔,因為母親在懷孕期間的一場夢,給孩子取名柳宗元,於是故事的主角和他的詩人遠祖同名。國文課堂裡,主角在杜甫的《天末懷李白》中登場,他耳聰目明,數理能力高明,身手矯健喜愛運動,唯一遺憾就是他是詩的絕緣體,無法理解也無法親近唐詩,連一首詩都背不下來。他被老師逼問,這首詩什麼意思,他鼓起勇氣告訴老師,「這是描寫李白的媽媽天末,懷他時的詩句。」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
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一場鬨笑,他既感到無比尷尬,也有點無奈。在鬧了這樣大的笑話之後,機緣巧合,在同班女同學的幫助下,他與詩親近的能力竟然「覺醒」了,原來他是註定要拯救唐詩危機的有緣人。於是柳宗元運用他的特殊能力穿梭於現實和詩境中,拯救千千萬萬首唐詩凝聚的詩魂,從而挽救了唐詩被人性負面情緒匯聚的黑暗力量摧毀的危機。

詩境為什麼陷入危機,因為…

每首詩有它的意境,有它的靈魂,這些唐詩的靈魂經過幾千年被人傳送、低吟、欣賞,滿滿的聚在一起,被稱為詩魂。詩魂可以穿梭在每首詩的意境裡,也會守護每首詩的意境。

詩的意境也有黑暗的靈魂。詩人的惆悵、悲恨、傷心、憤慨、哀怨聚在一起,慢慢形成一股陰暗之氣,這陰氣本來跟詩魂不相上下,可是陰氣的力量愈來與大,甚至想要取代詩魂,控制整個詩魂。

詩魂在詩境中穿梭,認識了皇甫松詩《採蓮子》中的採蓮女喜蓮,被喜蓮的純真所吸引,一時心軟,打破詩境戒律,帶著喜蓮出入於各首詩之間。但是在過程中,不慎讓喜蓮被黑暗力量所傷,在白居易的《長恨歌》的詩境裏,她心中的黑暗面被充分激發出來。為了要保護喜蓮,詩魂耗費功力封印喜蓮體中的黑暗力量,因此功力大損,實力不及原來十之一二。於是在詩魂與黑暗力量的對抗中…

…詩魂不敵,被陰氣所滅

詩魂在被滅之前,把剩下的魂氣分散在五首不同的詩中,只要有人能進入詩的意境裡,跟它一樣在詩境中穿梭,就能找到這些魂氣。把這些魂氣聚積起來,詩魂就可以回到詩境。

柳小弟,在同學幫助下,終於把他的老祖宗寫的「江雪」背全。他的第一首詩,解開了他對唐詩的隔膜,就像封印被莫名揭開,柳小弟瞬間到了寒氣逼人的江邊,進入了詩的意境之中,在一個亦虛亦實的「世界」裏,和蓑衣老翁幾次交流之後,他終於明白也終於認命,自己就是天命所寄,要拯救詩境的準英雄或是狗熊。原本他對唐詩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能力被開發之後,他從抗拒到接受,最後熱情投入拯救詩境的大業中,花許多時間精力查閱學習唐詩的資料,學習領會詩人要傳達的意見和境界,不知不覺中,他對詩的理解昇華到以前從沒想過的境界。

柳宗元從詩的絕緣體,變化成能夠隨時隨地出入詩境,能領略詩的妙處,也能在詩句中猜出詩魂設置的謎題懸念,欣賞詩的境界變得極高了。不意外的,柳小友順利找到五縷魂氣,經過幾番波折,詩境危機解除。不過…

月有陰晴圓缺,人間有哀傷怨怒,詩境裡的黑氣(負面情緒積聚的陰氣)也仍在詩境裡不時穿梭在各詩之間,給每首詩的詩境找點小麻煩,就像你我不時會起傷春悲秋的情緒。這才是人生啊。

最後,兩小無猜的兩個同學有沒有揭開那層紙似乎也不那麼重要,兩小無嫌猜是最可愛的境界了,不是嗎(呵呵)?

這本書可以看到作者(詩魂)構建謎題的唐詩的欣賞解析,一點點武俠,一點點仙俠,一點點奇幻,再加上一點點少年少女若有似無的曖昧情絲。作者很有想像力,融合讀詩與奇幻,企圖心不可謂不小,執行的也不錯。

鼓勵讀詩是件好事。IMHO,喜愛讀詩的人,至少不會把這世界弄得烏煙瘴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