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生於民國的老一輩作家,說到過(農曆)年,總要提到老北京人多麼熱愛餃子這種食物。雖然我頂喜愛麵食,也喜歡吃水餃,但我怎麼也不能體會那種 fundamentalism 的執著。直到看到出生在華南溫州的作家林斤瀾說到他在北方生活多年,終於領悟那一輩人對水餃的喜愛已淪肌浹髓深入血肉的那一刻,我明白了:

那是十年惡夢中間,一位戲曲老藝人從“牛棚”釋放回家。他是戴過高帽子,畫過貓兒臉,坐過噴氣式,跪過搓板,早請示晚匯報自報家門辱罵祖宗三代……歷盡七十二劫八十一難。

親友慰問苦處,老人尋思片刻,瑯瑯答道:過年沒吃上餃子。說罷一聲冷笑,冷透骨髓。

上回去北京,我還特別請當地人務必帶我去「本地人」吃的小館,領略北京的水餃味兒。說實話,吃慣了臺灣調味的水餃,吃到北京味兒的水餃,真不覺得有多優。

嗯,如果有機會,試試西安餃子宴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