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val Noah Harari 的新書 Homo Deus 第一章 The New Human Agenda,提到我們為什麼要學歷史,切入點很有意思,和我們熟悉的「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那一套切入點完全不同:

-

Studying history aims to loosen the grip of the past.

學歷史是為了擺脫過去的束縛,讓我們思考未來的時候有更多選擇,因為學歷史不保證我們一定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是讓我們知道未來有多少可能:

Studying history will not tell us what to choose, but at least it gives us more options.

…the best reason to learn history: not in order to predict the future, but to free yourself of the past and imagine alternative destinies.

英國作家 Alain de BottonThe School of Life 影片則從另一個角度思考這問題,他說學歷史可以讓我們為現世問題找到答案(solutions to the problems of the present),因為我們的思考被當下的訊息和關注被佔據了 (completely overwhelmed by the incessant chatter of the now),只有從歷史裡面我們才可以得到好的解決方案。簡而言之,五分鐘的影片闡述一句話:

History with Solutions or Consolations for Today

Alain de Bottom 雖然不是那麼強調從過去解放出來,但他說歷史裡面充滿好點子(good ideas),倒是和 free yourself of the past and imagine alternative destinies 的說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台大的呂世浩老師,在他的《大秦三部曲》第一部一開始就闡述為什麼要學歷史的理由,個人認為講的最好。

第一个功用是“启发智能”。把历史当成是磨刀石,用古人的智慧来启发磨炼自己的智慧,这才是学历史真正有用的方法。

第二个功用是“审时度势”…..而历史学正是为了培养眼光不局限于当代,而能洞彻事物发展脉络与前因后果的人才,这也就是古人会把历史学当成是领袖必备教育的原因。

第三个功用,也是最后一个功用,就是“感动人心”。….要改变世界,只能从改变人心开始。要成就大事业,也一定要了解人性、掌握人性。只有人心变了,世界才能改变。

呂老師在 TEDxTaipei 2014 的演講《學歷史的大用》,把以上的觀點解釋的非常精彩。

總之,學歷史絕對不是為了背誦什麼記住什麼,而是用過去啟發我們的智慧,讓我們從當下解放出來,才能發現我們的未來有更多可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