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Tree Hole 2.0

Reading, Caffeine, Alcohol, Peanuts, Cynicism…

蟈蟈和蛐蛐 — July 14, 2019

蟈蟈和蛐蛐

-

~ 約翰‧濟慈(John Keats) · 給孩子讀詩 · 蟈蟈和蛐蛐 ~

大地的詩啊永遠不會死:
當驕陽炎炎使百鳥昏暈,
躲進了樹蔭,卻有個聲音
在草地邊、樹籬間飄蕩不止;
那是蟈蟈在領唱,在奢華的夏日
它的歡樂永遠消耗不盡,
因為如果它唱得疲倦過分,
就在草葉下享受片刻的閒適。
大地的詩啊永遠不會停:
在寂寞的冬夜裡,當霜雪
織出一片靜寂,爐邊的蛐蛐
尖聲吟唱,歌聲隨著溫度上升,
使人在睡意矇矓中恍惚聽得
綠草如茵的山坡上蟈蟈的歌曲。

不能平分,不能整除 —
誤入塵網中 — June 6, 2019

誤入塵網中

一時「手滑」,買了一個手機用的外接微距鏡頭。鏡頭到手,這玩意的用法和效果都和原先想像差不多,大感棘手,不知道該拿這東西怎麼辦。雖然如此,偶爾還是可以得到令人意外的好玩作品。這也算是 serendipity 吧!?

含金量十足的對話 —
黑白人生的味道 — April 11, 2019

黑白人生的味道

用 k-means 演算法弄了一個 image sementation 的範例,順手把農曆年假期間去南寮海邊拍的照片當作測試標的,把照片降階之後,赫然發現只剩下兩個顏色的照片別有一番味道,不輸全彩的原始照片。

(從上至下,是兩色、四色、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