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明月


~ 洛夫 · 唐詩解構 · 望月懷遠(張九齡) ~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月亮從海上飛來
悄悄落在我的窗前
帶來一室水淋淋的夜色

飛入我的掌心
試著把它裁成兩塊手帕
一塊贈你
一塊留給自己拭淚

你說你還要比淚甜一點的東西
好吧,夢裡等著

噗地一聲
吹滅了蠟燭

桃花依舊笑春風


~ 洛夫 · 唐詩解構 · 題都城南莊(崔護) ~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誰敢自詡豔如桃李?
桃花懨懨地
蹲在水邊問自己的倒影
請問佳人去了哪裡?
春風冶蕩,把柳枝嗝吱得笑彎了腰
然後不懷好意地說
她又回到去年的舊居
不哭不鬧,安靜地
把自己反鎖在重重的夢境中
只淡淡地說了一句
讓窗外的桃花
再去妖那麼一季吧

你問我航海的事兒


~ 鄭愁予 · 鄭愁予詩選 · 如霧起時 ~

我從海上來,帶回航海的二十二顆星。
你問我航海的事兒,我仰天笑了……
如霧起時,
敲叮叮的耳環在濃密的髮叢找航路;
用最細最細的噓息,吹開睫毛引燈塔的光。

赤道是一痕潤紅的線,妳笑時不見。
子午線是一串暗藍的珍珠,
當妳思念時即為時間的分隔而滴落。

我從海上來,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迎人的編貝,嗔人的晚雲,
和使我不敢輕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區。

我的心事 你不明白


~ 洛夫 · 唐詩解構 · 夜雨寄北(李商隱) ~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別提歸期
我的心事你該明白
在這巴山濕漉漉的秋雨中
我的心事
你不明白

這夜雨呀
下得既長且深
下得又遠又近

下了一池塘的愁和悶
你等著吧
等我回來咱兩西窗敘舊時
你就知道
巴山的夜是多麼的聒噪

棄婦

~ 李金髮  · 微雨  ·  棄婦 ~

長髮披遍我兩眼之前,
遂隔斷了一切羞惡之疾視,
與鮮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與蚊蟲聯步徐來,
越此短牆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後,
如荒野狂風怒號:
戰慄了無數游牧。
靠一根草兒,與上帝之靈往返在空谷裏。
我的哀戚惟遊蜂之腦能深印著;
或與山泉長瀉在懸崖,
然後隨紅葉而俱去。
棄婦之隱憂堆積在動作上,
夕陽之火不能把時間之煩悶
化成灰燼,從煙突裏飛去,
長染在游鴨之羽,
將同樓止於海嘯之石上,
靜聽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發出哀吟,
徜徉之邱墓之側,
永無熱淚,
點滴在草地
為世界之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