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礙的

以鄉民的審美標準,這是一首白爛的詩無疑。但,想想這是陳黎在 1994 年的作品,就不由得讓人肅然起敬,詩人的創意著實走在鄉民之前啊。

陳黎 · 一首因愛睏在輸入時按錯鍵的情詩》

親礙的,我發誓對你終貞
我想念我們一起肚過的那些夜碗
那些充瞞喜悅、歡勒、揉情秘意的
牲華之夜
我想念我們一起淫詠過的那些濕歌
那些生雞勃勃的意象
在每一個蔓腸如今夜的夜裡
帶給我肌渴又充食的感覺

侵愛的,我對你的愛永遠不便
任肉水三千,我只取一嫖飲
我不響要離開你
不響要你獸性騷擾
我們的愛是純啐的,是捷淨的
如綠色直物,行光合作用
在日光月光下不眠不羞地交合

我們的愛是神剩的

辣的紅豆讓誰先嘗嘗呢?

《紅豆》,共有四十二首,是聞一多著名的愛情組詩,都是詩人獻給遠在大洋對岸的新婚妻子高孝貞(高真)的作品。關於紅豆,有個浪漫的故事


~ 聞一多 · 小詩星河 · 紅豆(四十一) ~

有酸的,有甜的,有苦的,有辣的。

豆子都是紅色的,

味道卻不同了。

辣的先讓禮教嘗嘗!

苦的我們分著囫圇地吞下。

酸的酸得像梅子一般,

不妨細嚼著止止我們的渴。

甜的呢!

啊!甜的紅豆都分送給鄰家作種子罷!

誰怯場了?人工智慧程序還是足球員

Luke Dormehl 在《Thinking Machines: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nd Where It’s Taking Us Next》談起 1960年代以 symbolic reasoning 入手的人工智慧研究的成果,順手「狠狠」的調侃了英國足球隊。立馬查了下作者的國籍,沒錯,英國人。

-

令人擔憂的是,那些在實驗室環境下表現不凡的工具並不能很好地適應現實狀況。符號人工智能主要涉及自上而下建立以規則為基礎的系統,該系統在實驗室中表現出色,各元素都能夠得到很好的控制。這些「微型世界」幾乎不包含任何物質,因此可以採取的措施也十分有限。然而,一旦進入現實世界,在訓練中表現優異的程序就像世界盃揭幕戰中的英格蘭隊一樣變得怯場了

距離本書成書時間最近的 2014 世界盃,英國在小組賽前兩場都輸,最後一場和局,以小組賽最後一名收場,難怪英國籍的作者怨念這麼深,即使寫人工智慧的書也要費篇幅修理英國足球隊。幫維基百科撰稿的鄉民更狠,一次修理兩個國家代表隊:

英格蘭的暱稱為「三獅軍團」,但因其近年世界盃及歐洲足球錦標賽不理想的表現被廣泛球迷戲稱為「三喵軍團」及「歐洲中國隊」。

比起英國和強國的球迷,不需抱任何期待,不會傷心也毋庸傷肝的臺灣球迷,究竟有沒有比較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