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猶拍古人肩

范福潮先生寫《南方週末》專欄,2004年的文章裡提到幼時除了誦讀每日父親規定的日課,還要摘抄筆記,月底檢查是否寫滿三十張紙片,若不足數需受懲。

某月,范老先生檢查筆記,看到范先生抄寫黃庭堅《定風波·次高左藏使君韻》時候落掉幾個字,詞的後半闕被改成「莫笑老翁猶氣岸,幾人黃菊上華顛?戲馬台南追兩謝,風流猶拍古人肩。」,連誇他「改的好」!

這一對父子,真是風流的讓人無話可說啊!

-

萬里黔中一漏天,屋居終日似乘船。及至重陽天也霽,催醉,鬼門關外蜀江前。莫笑老翁猶氣岸,君看,幾人黃菊上華顛?戲馬台南追兩謝,馳射,風流猶拍古人肩

~摘錄自《書海泛舟記

Advertisements

破戒

自從確診痛風之後,十來年沒喝過啤酒了。前陣子因為某件事誤打誤撞的喝了幾口啤酒,再加上最近幾次驗血報告的數字都非常喜人,於是膽子大了起來。

昨晚和朋友去一家所謂的精釀啤酒,嚐了兩瓶據云是來自比利時修道院的啤酒,很濃的果香,酒精含量八度,比起超商牌僅有三、四度的台啤濃郁豐富多了,確實不錯。

燕子去了後的秋光


~ 楊華 · 新詩三百首百年新編 · 燕子去了後的秋光 ~

 

(一)
燕子把世間一切的生命力帶去了。
剩下的
是灰枯淒澀的秋光,
是嗚咽哀鳴的秋光。
是孤客、詩人枯絕的希望。
我對著秋的氛圍,深深感傷。

(二)
我沿著冷悠悠的村溪前進。
片片的黃葉,颯颯向溪水飄飛。
秋色染透了的四野,
只一分的秋意呀喚起我愁鬱萬分!
看,載著落葉的溪水,兀自悠悠前奔。
啊!誰不能,誰不能對著溪水與殘葉傷心!

(三)
在陽春三月時使你停止徘徊的野花細草,
只有愁蹙蹙笑歛嬌藏。
在春風嫵媚中笑舞著伴你的嬌柳艷陽,
也只餘幾片殘葉,寒顫輕歎、孤立在路旁。
看,荒場一片─一片荒場。
可荒了我索路的詩腸?

(四)
這在在足以使人愁鬱的,
燕子去後的秋光啊!
我欲留燕子永不回去,
我渴望秋光不再來到!
─不,不!
我是無論如何痛愛這悲艷的燕子去後的秋光。

不高不低 不好不壞

西班牙文課堂上教問好(How are you)的句子,這是應有之義;剛開始學英文的時候,不也是反覆的練習 How are you? / I am fine, thank you 嗎。但是這堂課有趣多了,老師說從很好和很壞,有個居中的說法叫  ni bien ni mal,翻譯成中文就是不好不壞。這四個字的發音,對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士有點好笑,四個音節鏗鏘有力,讓人格外難忘。

總是平白無故的 難過起來 然而大夥都在

笑話正是精彩 怎麼好意思 一個人走開

不是沒有想過 隨便談個戀愛

一天又過一天 三十歲就快來

往後的日子 怎麼對自己交代

……….

這一次我的心情 不高不低 不好不壞

~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The Road Less Traveled By  2007

中午休息,為了打發時間,在瀏覽器裡搜尋 ni bien ni mal,赫然發現,有首歌就叫 Ni Bien Ni M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