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江湖就能相忘的

~ 張錯 · 錯誤十四行 · 故劍 ~

想當年你鍊我鑄我,

擂我搥我敲我,

把我烏青的身體

燒成火熱的鮮紅,

而我胸中一股洪洪的壯志

卻在你最後一勺澆頭的井水,

隨著靈台的抖擻

而變得清澈雪亮,

你磨我彎我撫我,

在春天三月的夜晚,

我終於在你手中悄然輕彈

成一柄亦剛亦柔的長劍。

我知道被鑄成的不是你的第一柄,

我痴望被鑄成的我是最後的一柄,

從你繞指溫柔的巧手裡,

我開始了一柄鋼劍的歷史,

一段千鎚百鍊的感情,

時至今日,

隱藏在劍鞘暗處的我,

將何以自處──

我的歷史只有一種,

你的感情卻有千面。

可是每一個如晦的雨夜

都有一種寂寞在心胸油然滋長,

使我不耐不安

而煩躍吟嘯;

故劍一片的情深,

不是俠氣就能培養的,

不是江湖就能相忘的,

有一種渴望,

不是劍訣就是禁制的,

不是歸宿就能賓服的,

有一種疑團,

在風中苦苦的追問──

當初你為何造我捨我?

為何以你短暫血肉之軀,

鍊我春秋鋼鐵之情?

為何以你數十載寒暑的衝動,

遺棄成我千百世閱人無數的無奈?

手錶

~ 張錯 · 張錯詩集I:錯誤十四行、雙玉環怨 · 手錶 ~

從子時到子時

不過是一個圓圈罷了

從不知名開始

隱入不知名的結束

固執而緩慢 . . .

一分一秒的發生

一分一秒的消逝

自有情始

至無情終

一圈一圈完整的歷史

從子時到子時 . . . . . .

這是一個自動電子手錶,

不停的指向現在,

而從不緬懷過去,憂慮將來,

從子時到子時,

不過是一個圓圈罷了,

從不知名開始,

隱入不知名的結束,

固執而緩慢,

一分一秒的發生,

一分一秒的消逝,

每一分秒

就是一度生命的血痕,

鮮紅印烙在漫長的記憶裏,

等到累積成一生一世時,

卻又變成無可挽回的歷史了;

像一連串憤怒的葡萄,

每一顆的酸甜,

都是過昔的回顧,

一顆顆,一段段,

自成一種完整的章回,

自童年開始,

至老年結束,

自有情始,

至無情終。

一圈圈完整的歷史,

從子時到子時,

開始是燦爛陽光的喧嘩,

現在奮然向將來

英雄式的挑戰,

急促而魯莽,

剛毅而強勁,

一分與一秒,

如露亦如電,

如夢幻泡影,

直到過往以慈母般柔耐

悄然而來收拾殘局,

把淚珠揩抹,替創傷敷搽,

並為歡樂作無聲紀錄,

於是月明星稀,鳥鵲南飛,

血痕越深,午夜迴夢越遠。

越旋越遠的圓圈,

像蒼窮翱翔的獵鷹,

一圈一圈飛離了放鷹者的呼喚,

現在啊,已經變成過往,

將來啊,卻又不在放鷹者的視野,

獵鷹啊!越飛越遠,

迴旋的夢境啊!越來越徹冷,

惟有自動電子手錶的長臂,

堅定而準確的指向一點,

喃喃地一分一秒,一字一句 – – – – – –

生命是一段時間,

時間是一首歌,

不要沉默。